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管宗祥(曾名:管叔),男,汉族,1927年生于山东平邑

管宗祥(曾名:管叔),男,汉族,1927年生于山东平邑,中国影视、话剧演员。1942年在山东参加八路军,任文工团团员。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第三野战军七兵团三十五军政治部文艺宣传大队任副队长。曾演出歌剧、话剧、京剧近二十部。1949年后任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其著作有《电影疯人》、《表演艺术生涯四十五年》等。曾主演《包氏父子》、《良宵血案》等影片。还参加拍摄《浪迹天涯》、《黄粱梦》、《大饭店小故事》、《武生泰斗》等电视连续剧。

主要作品

电影作品

1950年《鬼神不灵》

1953年《智取华山》饰参谋长

1956年《祝福》饰卫老二

1963年《小兵张嘎》饰伪队长

1980年《神秘的大佛》饰海能法师

管宗祥

1981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饰龙庆北京电影制片厂出品

1982年《梨园传奇》饰乐老善人

1983年《包氏父子》饰老包

1984年《五张照片》饰怪老头

1985年《宝石戒指》

1986年《湘女萧萧》

1986年《月牙儿》

1988年《良宵血案》饰知县牛品

1989年《黑楼孤魂》饰老林

1990年《荒唐事件》

1991年《五郎八卦棍》

1994年《梁祝恨》饰老师

2006年《回家》

2012年《飞越老人院》

电视作品

《浪迹天涯》

《黄粱梦》

《大饭店小故事》

1989年《济公活佛》饰师爷

1990年《武生泰斗》饰正骨大夫

1994年《宰相刘罗锅》饰郑板桥

1996年《御花子》饰鲍振山

1998年《康熙微服私访记》第一部之《八宝粥记》

2002年《七日》饰沙昆

2003年《非常小院》

2005年《美味关系》饰宫石舫

2008年《活着真好》饰贾大爷

个人生活

父子

管虎:碰上这么一位父亲,还是挺幸运的。

下午四点多钟,我在北影招待所一间小屋等候管虎。他从城南机房呼哧呼哧地赶回北影,一边和我聊一边享用他的丰盛“午餐”:一只已经冰凉的大烧饼和一瓶冰绿茶。他一边听我问,一边“大吃大喝”着,几分钟就消灭光了。嗨――这电影人的胃都是铁的啊?!

和父亲管宗祥一样,管虎有着瘦高的个子和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满不在乎的神情。说到父亲,管虎有时说“我爸”,有时说“父亲”,更多的时候说“老头”怎么怎么地,听起来父子俩关系很亲亲近。

没家的孩子

“我家老爷子四十岁那年才有了我,本来就不该有我的。”那时姐姐已经十多岁,文化大革命中的武斗愈演愈烈,大家都说,赶紧再要个孩子吧,人家就不找你麻烦了。管虎是本不打算再要孩子的父母亲为了躲避灾难的产物。可是管虎的降临并没能让父母逃离劫难:父母还是被发配劳改,管宗祥被打成右派发配到北大荒,妈妈远在青海。那时的管虎成了没爹没娘的苦孩子,旁边邻居家一位老头把他养大,管虎一直叫他爷爷,实际上并不是他亲爷爷。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十二岁。那时的管虎没有家的概念。

大字报

“七八岁那时候我们住在帽儿胡同四十五号大院,中央实验话剧院。一个革委会也不知谁家的儿子的头被我拿砖头给打开了。结果满院都贴了批斗我爸的大字报,有的还写着u2018打倒反革命的逆子u2019,当时我不懂,后来知道u2018逆子u2019是指我。那场面太惨烈了,我们全家白天不敢出门,半夜我溜到院里撕,撕的时候又被人发现,然后又贴。第二天我爸从北大荒回来,瘸着一条腿,拄着拐杖,一群人围着他不停地说。家里人不敢出去买菜,不能做饭吃。那场面一直在我印象里,象电影一样。我当时是给他们惹太大麻烦了。”

最大教育

“我们家特逗,他们回来以后,觉得这么长时间了对不起你,对孩子就特照顾。象我爸这种人又特放松,年轻时候就活灵活现的一个人,不是中国传统概念里父亲的那种感觉,跟我一块逮蛐蛐一块玩儿,一块开玩笑,一块聊女孩子,什么都行。我十四岁就谈恋爱了,带回家,抽烟,都没事。这一般家里谁受得了,肯定不允许。在当时社会道德规范都不容忍,觉得是坏孩子,家长也不管。但我们家里极端开放。现在回头想这事儿,其实对孩子特别有好处。将来我要有孩子恐怕也会这样放松,得随着他天性走。我觉得这是我父亲给我最大的一个教育,让我随心境放任自流,并不是一坏事儿。”

“在我的印象里我爸还不是这行的……”管虎马上说。那时候“老头”被下放到中国第五药物研究所任药物研究员。管虎小时候不知道父亲是演员,但父亲周围的朋友好像似曾演过戏。老头拉胡琴拉得特别好,吹拉谈唱什么都会。管虎小时候老到药研所玩去,老头跟那些一本正经的科研人员一比就显得不一样。管虎十二岁,家里平反,搬回北影厂,他才知道老头原来是一名演员。

印象中的妈妈

在管虎的印象中,妈妈比较用功,而“老头”是一挺懒散而又极情绪化的人,管虎性情里很大一部分象老头。老头有诗人或画家的随心所欲,散漫,真诚,热烈,不藏不掩,坦诚。他的这些优点管虎认为自己身上都有。老头当年打成右派就是因为说话太直了,后来自己给自己改一名叫u2018管束u2019,当然也没管住。老头就是这么一人,现在八十多了还挺孩子气的,看武打小说,走路健步如飞,特爱跟小姑娘聊天。

和其他家庭不一样

“我们家跟所有的家庭都不一样。因为我爸爸是演员,我妈妈是演员,我姐姐还是演员,一家子永远忙忙碌碌,这个走了那个回来了,那个回来这个又走了,没有踏实的时候。在我十几岁刚刚懂事儿的时候是我父亲事业的高峰期,刚平反,什么《神秘大佛》、《梨园传奇》、《包氏父子》,都是那时候拍的。他基本不在家,我们接触也很少。我觉得俩人天天在一块反倒不对了,他一定会是父亲的感觉,要出来骂儿子了。老是见不着,然后有几天在一起,这种时候是最好的。等他稍微不那么忙了,我也考上大学了。所以我们家人没有象别的家庭那样天天在一起。”

在观众印象中,管宗祥一度很顺,按说和葛存壮、陈强他们是同一拨人,但他没能象他们那样成为大红大紫的明星。用管虎的话说:“他这一辈子也有被人瞧不起被人冷落的时候,演戏上不顺,又受了冲击。但是他很聪明,一直渴望向上。”

和所有男孩儿一样,管虎遇到事情基本不和父亲说,哪个孩子都有自己那点儿世界,不愿意让外人知道,亲戚朋友都不知道,就自己那个小圈子里的几个人可以分享。稍小一点儿的时候他和父亲一块玩儿,到了考大学的时候内心就更独立了。他觉得哪个男孩子能跟父母亲有那种生活上事业上的亲密交流,那全是胡说八道,根本不可能的。父子间有的就是一种情份,血缘带来的彼此关怀、牵挂的那种感觉。“我跟我父亲一正经起来就不对了,特难受,但是感情全都在这里头,全都有了。”

考大学

管虎最惨的是考大学那会儿。管妈妈希望儿子学医,她认为医生是一个特别理想的职业。可你说管虎这人,文科比理科不知好多少倍,那时糊里糊涂就按着管妈妈的意思学理了。学完理科就没考上。那他哪考得上啊,这物理化学跟天书似的。后来他又改学文科了。改学文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还是学文科对,历史地理他都不用背,一遍看完就全知道了,而且管虎作文特别好。这一定给他后来当导演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复习的时候他背了铺盖卷儿,到远房亲戚那儿一住就是三个月。老头不阻止,要钱了给他点钱。第二年中戏导演系、广院导演系、北电导演系他都报考了,最终他选择了北京电影学院。周围同学也大多考了艺术院校,这方面家里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后来他才知道,没考上大学那年老头都不愿意出门儿,见人都低着头走路。想想也是,在八十年代的中国,考大学是多么重要的事啊。后来老头腰杆可挺了,见谁都笑呵呵的,打心里那个美。

孝顺

管虎眯着眼睛想了一想,收起调侃,用特认真的心情和语气说:

“他们都说我很孝顺,我也确实很孝顺,我父亲对我超乎寻常得好。我做出一点成绩,他不跟我说,但跟别人很骄傲地说。他特别想让我结婚生孩子,也不跟我说,用别的方式或者跟别人说,让别人告诉我。”

“我的孝顺不在于在父母面前端茶递水,而是我父母能特骄傲地告诉别人u2018这是我儿子u2019,这是我最大的孝顺。”

“我现在回头想想,碰上这么一位父亲,还是挺幸运的。”

总结管宗祥(曾名:管叔),男,汉族,1927年生于山东平邑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管宗祥(曾名:管叔),男,汉族,1927年生于山东平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