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石黑一雄(KazuoIshiguro,1954――),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1954――),日裔英国小说家。

1954年11月8日,石黑一雄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其主要作品有《群山淡景》、《浮世画家》和《长日将尽》等。曾获得1989年布克奖、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等多个奖项,与鲁西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人物经历

1954年11月8日,石黑一雄出生在日本长崎。

1960年,石黑一雄的父亲石黑镇男被供职的英国北海石油公司派往英国,父母带着石黑一雄和姐姐富美子移居英国,居住在伦敦附近的小镇吉尔福德。之后在萨里一所男子文理学校接受教育。

1973年,石黑一雄从高中毕业,随后出外游历了一年,搭便车观览纽约,还做过巴尔莫勒尔的Queen Mother乐队的打击乐手。

1974年,石黑一雄开始在英国肯特大学学习英语和哲学。

1978年,大学毕业后,石黑一雄做了几年社会工作者,然后开始在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学习创意写作研究生课程,在这里,石黑一雄结识了给了他很多启发的导师、英国最具独创性的女性主义小说家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

石黑一雄

1982年,石黑一雄获得英国国籍。

1983年,石黑一雄的第一部小说《群山淡景》出版,讲述在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同年,石黑一雄获得温尼弗雷德·霍尔比纪念奖,并被英国文学杂志《格兰塔》(Granta)评选为英国最优秀的20名青年作家之一。

1986年,《浮世画家》出版,这部小说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同年获得惠特布莱德奖,并第一次获得布克奖提名。

1989年,石黑一雄以《长日将尽》(《长日留痕》)获得了在英语文学里享有盛誉的“布克奖”。

1995年,石黑一雄出版《无可慰藉》,追随一位知名钢琴家在欧洲小镇进行演出的诡谲经历。同年获得契尔特纳姆文学艺术奖以及大英帝国勋章。

1998年,石黑一雄获得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

2000年,石黑一雄出版《我辈孤雏》(《上海孤儿》),讲述一名英国侦探调查在上海度过的童年发生的一场疑案。获得布克奖提名。

2005年,石黑一雄出版了《别让我走》,又跳到了1990年代的英国,聚焦一个培养克隆人的教育机构里少男少女追寻身世之谜的故事。再次获得布克奖提名。

2009年,石黑一雄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小夜曲》,其中的五个故事都以音乐勾连。

2015年,石黑一雄出版了长篇小说《被掩埋的巨人》。

2017年10月,石黑一雄获得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瑞典学院给出的获奖理由是“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

2017年10月,石黑一雄回应获诺奖,不知是否为骗局。

个人生活

做社工期间,石黑一雄认识了同是社工的妻子洛娜·麦克道格尔,两人于1986年结婚,生有一女娜奥米(这个名字用日语来叫是奈绪美),他们居住在英国伦敦的戈尔德斯格林。

创作特点

主题

石黑一雄与其他少数族裔作家不同,尽管拥有日本和英国双重文化背景,但他从不操弄亚裔的族群认同,而是以身为一个国际主义的作家来自诩。他的小说题材繁杂多样,所设置的场景,人物也横跨欧亚文明。“记忆”是贯穿在石黑一雄创作始终的主题,第一部小说《群山淡景》讲述了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浮世画家》则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长日将尽》发生的背景是战后的英格兰,听年迈的英国管家讲述他在战场上的经历;《无法安慰》讲的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欧洲小镇,一名钢琴家如何挣扎着按照计划去演出的故事;《我辈孤雏》发生在20世纪初的上海,讲述一名私人侦探调查寻找失踪了的父母的故事;《别让我走》涉及的主题是提供器官的克隆人……前几部小说都是聚焦于个体记忆,而在《被掩埋的巨人》中,石黑一雄与第一次将写作的主题设立在社会记忆与集体遗忘的问题之上,那些淡然简朴,貌似单调的文字下,深埋着一系列思考。

石黑一雄从小生活并成长于英国,受到了英国文化和传统的强烈熏陶。他已经渐渐地把自己当成一个地道的英国人,“年轻一代作家”的一员。因而英帝国的日渐衰落以及世界文学写作焦点的转移同样让他也陷入了沉沉的自卑情结中。不过让石黑一雄陷入边缘化文化身份困境的核心要素并不是他所处的社会背景以及文学背景DD自卑情结,而是他的个人背景DD无根情结。事实上,石黑一雄对于现代日本几乎一无所知。他脑海中的日本印象一直都是根据童年记忆进行建构的,可是现实中的日本却在急速地发展着。在他的前两部小说《群山淡影》和《浮世画家》中,石黑一雄都将小说的背景设置在日本,但是这个“日本”并不是他对现实的日本的写实描述,而是根据他自己的儿时记忆、通过他自己的想象进行拼凑出来的日本。但是,无论是长崎还是上海,在他的小说中,石黑一雄都只是将它们作为模糊的写作背景而已。作为一名小说作家,石黑一雄从认为他应该创造一个自己的世界,而不仅仅是复制现实世界。他只是在利用英国历史或日本历史背景来衬托他想表达一些萦绕在他自己内心的想法。石黑一雄的小说中的人物就是生活中的普通人,他们可以是日本人,也可以是英国人,他们可以是任何人。石黑一雄仅仅是想通过他们来表达自己而已,因为石黑一雄一直对日本都没有归属感,他从未认为自己是一位真正的日本人。 然而,英国人却因为石黑一雄的日本背景而一直将他排斥在英国主流社会之外。石黑一雄的日本背景将他和英国主流社会之间划起了一道鸿沟。这种生活在中西方文化夹缝中的状况让石黑一雄陷入了边缘化的文化身份状态,他既无法从日本找到自己的文化落脚点,也不能在英国觅得自己的文化身份。他的作品不关注特定国家、民族的灾难,而试图探讨变革中人们内心的感受。

风格

最初,石黑一雄用日语的叙事方式写英文小说,达到一种故事人物仿佛在说日语的效果。之后,他意识到应该有一种可以超越翻译的表达方式。石黑一雄不断在写,而脑海里,却不断地在进行各种各样的翻译。这种叙述方式也和石黑一雄的经历分不开:来到英国后,每一年,他的家人都在计划返回日本生活,但是这一天始终没有到来。这种根深蒂固的无归属感,影响着石黑一雄的语言:从表面看上去,他的文字平淡无奇,而实际上,于无声处见惊雷,很多的情感,被刻意地压制,被刻意地掩饰。

石黑一雄最初的小说均以第一人称写作,细腻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的孤独、压抑、自欺与不安,双重叙事策略起到了解构叙事者自我身份的奇特效果。而在《被埋葬的巨人》中,石黑一雄努力想要跳出以个体经验来影射历史的写作框架。尽管这可能会使人物的复杂性和深刻性相对弱化,但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叙事的并置、多重空间共存 的叙事不着痕迹地缓解了读者焦虑的推理,中世纪古老简洁的叙述语言营造出了陌生化的审美意蕴。

获奖记录

文学类
?2017    诺贝尔文学奖    (获奖)    ?2005    布克奖   《别让我走》    (提名)    ?2000    布克奖   《我辈孤雏》    (提名)    ?1995    契尔特纳姆文学艺术奖    《无法安慰》    (获奖)    ?1989    布克奖   《长日将尽》    (获奖)    ?1986    布克奖   《浮世画家》    (提名)    ?1986    惠特布莱德奖   《浮世画家》    (获奖)    ?1983    温尼弗雷德·霍尔比纪念奖    《群山淡景》    (获奖)    
荣誉类
?1998    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    (获奖)    ?1995    大英帝国勋章(OBE)    (获奖)    

人物评价

石黑一雄是一位大艺匠家。(加拿大诗人、小说家玛格丽特·爱特伍评)

石黑一雄是整个世代中杰出且有原创性的作家。(剧作家苏珊u2027希尔评)

石黑一雄是具独创性的天才。(《纽约时报》评)

石黑一雄是“动人的咏叹过去的诗人”。(美国作家乔伊斯·卡罗尔·欧茨评)

总结石黑一雄(KazuoIshiguro,1954――),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石黑一雄(KazuoIshiguro,1954――),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