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凌晗,外文名:Linda,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曾经

凌晗,外文名: Linda,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曾经是日本林氏国际集团组合的《梦之光》组合成员。2001年,在第四届上海亚洲音乐节青春演唱组合国际邀请赛中,梦之光组合获得青春活力奖。凌晗现在是浙江卫视中国蓝签约的多栖发展的艺人,身兼歌手、主持人、演员、DJ多职,是浙江卫视《我爱记歌词》超级领唱,也是《爽食行天下》外景主持人。2010年3月14日,凌晗发行个人同名EP《我就是凌晗》,2011年3月7日发行单曲《见与不见》,2012年11月8日发行单曲《怎么舍得》,2013年1月8日发行电影《暴走吧,女人》原声带音乐专辑。

词条概要

凌晗,曾经是《梦之光》组合成员。2010年3月14日,发行个人同名EP《我就是凌晗》,2011年3月7日发行单曲《见与不见》,2012年11月8日发行单曲《怎么舍得》。

个人简介

别名: 凌小晗、凌妹妹、齐齐哈、靠谱姐、劈雳晗、晗公主、宝贝晗、凌招雨、雨神晗、凌百变、领唱公主、手刀天后、菜刀天后、败犬女王、Pk女王、pia姐、小凌、晗妞、晗宝、二姐、奶后、吃货、晗 、晗美人、晗艳

婚姻:未婚

爱好:逛街

粉丝:晗羞草、小草

凌晗

最喜欢的颜色:红色 、黑色

最喜欢的明星:赵本山

最喜欢的歌手:张学友、张惠妹、王菲、蔡依林

最喜欢的歌曲:《牵手》、《听海》、《舞娘》

最难忘的事情:去日本学习

个人才艺:音乐、 舞蹈、小提琴

代步座驾:白色奥迪、 TT

粉丝口号:【凌晗独自开 唯有暗香来】、【凌云直上 晗苞待放】、【海阔天空 一路有晗】

成长经历

理想舞台

凌晗,旋转的歌者她皮肤白暂,身材纤瘦,巴掌大的一张小脸。说实话,本人比舞台上更养眼,可能这并不是她想听的,毕竟对她来说,上镜很重要。凌晗的性格很好,惹人喜欢,她有种执着和真诚,不扭捏。她目标清晰,实实在在,甚至没想过要唱到最后,因为这只是她谋生的一种手段。她希望借助这个平台,开拓她的道路,实现自己年少时的梦想。她是个简简单单的女孩。  那天,她穿了一件带小熊图案的毛衣,一袭短发,清爽利落。她淡定地诉说着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只是当她谈及自己的理想时,目光突然变得异常坚定,那时,你可以看到,她的心在跳舞。

荧屏上的凌晗,率性、霸气,无论是唱快歌还是抒情歌曲,都是那么有气场,让观众不由自主地跟随她,或感伤或激情昂扬。眼前的凌晗,身材纤瘦,长相标致,退去舞台的光鲜又宛如邻家女孩,乖巧、大方。这位13岁就开始独自背着行囊向梦想出发的女孩,一路走来历尽艰辛,不求功与利,只愿像一枝梅花,唱着动听的歌、述说着动人的故事,徐徐绽放。

童年记忆

凌晗回忆着自己的童年,她说,她从小就特别喜欢唱歌跳舞。

幼儿园时,凌晗就表现出能歌善舞的才能,每次六一儿童节和一些演出,她都是表演独唱、独舞,班上的一些集体节目都是由她来编排。

凌晗小时候,妈妈对她的要求特别的严格,小时候她喜欢唱歌跳舞,可是妈妈喜欢女孩子拉小提琴,在她5岁的时候,妈妈就让她学习小提琴,自己舍不得吃穿,用省下的钱供她学习小提琴,一直学到12岁,学了7年。她说,学琴的印象不是很深了,但是在学习的过程中还是很痛苦的,她记得老师每天都要安排她拉100遍的小提琴,每天回到家还要练习1到2个小时。记得有一次在练琴时,偷偷地背着妈妈把钟调快了20分钟,可以少练20分钟都会很开心。每次练琴的时候,看到窗外别的小朋友在外面玩耍,就很羡慕。因为在她的记忆里,小时候玩的时间根本就没有,要学习,要练琴。后来直到有一天,教她的老师走了,去大连了,她就没有再学了。 但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梦想的她于是就去学舞蹈,学习民族舞,还有其它的一些各种舞,但是对于12岁的凌晗来说,学舞蹈已经算是有点晚了,虽然很苦,很痛,她还是坚持下来了,学了一年半的时间。

艺校学习

凌晗是正宗的东北姑娘,老家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她有着东北家乡情结,只要来到北方,无论哪个省哪个市,她都会亲切地说:“我回家了!”

沈阳艺校,正是凌晗梦开始的地方。

在凌晗13岁的时候,沈阳艺校到齐齐哈尔来招生,初生牛犊不怕虎。13岁那年,揣着要当大明星的梦想,凌晗只身来到沈阳艺校学舞蹈。在艺校她的先天条件不是很好,但是还蛮能吃苦的。学校的老师、校长也很喜欢她。在读书期间,一直是班上的班长,学校的团支部书记。

工作经历

1998年,艺校毕业后,学校不包分配,于是来到了上海。当时还没有工作,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就过去了,在一个团里的模特队,主要就是到各地去演出。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那时候一天要跑四个场,由于凌晗只有163cm,身高不够进团很难,太矮当不了模特,就一人身兼报幕员、主持人、伴舞和歌手四职,演出完,还要帮10多个模特拎东西。如此高强度的工作让刚出校门的凌晗一个月内狂瘦12斤。一个月才670元。而最让她受不了的是“监禁”般的生活,当时全团的人都住在上海郊区的一座别墅里,一星期只有一小时买水果,一星期只能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打电话时必须有老师站在旁边,不能和家里说任何团里生活的不好。牢笼般失去自由的生活和体力透支的工作强度在坚持一个月后,凌晗就打电话给他在上海发展的很好的发小,让她去团里看她,然后她的发小就来到团里看望她,这时身边就没有老师了,凌晗就跟她聊了很多,希望他可以带她离开这。于是到了晚上,他就在外面的小胡同里等她,凌晗在他的帮助下从二楼顺着水管爬下来就逃走了。

然后帮她找了一份工作,那时候正逢蹦迪热潮,她就去迪厅当领舞。因为凌晗在学校学的是民族舞,所以在台上跳的也都是一些新疆舞之类的舞蹈,结果老板看了就让她下来,跟她说不好意思,这没法用你。凌晗就问他为什么,老板说因为这跳的是现代舞,你在台上跳的这个没法用你。凌晗就跟老板说,“你给我两个星期的时间,我把你们这所谓的舞蹈都学会,我不要你一分钱”,结果还不到两个星期,凌晗就学会了所有的舞,老板也同意让她留下来了。她记得很清楚每个月1500元的工资,再加300元的住房补贴。微薄的薪水在上海只够租一间小阁楼,而在这间只有7平米的屋子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只有一个BP机,那是她用第一份工资买的。有时看着老鼠从眼前走过,她会禁不住黯然流泪。不过,这份工作倒是让凌晗练就了一门绝技,她笑着说,”因为跳舞必须要摇头,刚开始,一边摇一边吐,练到后来,连续摇两个小时都安然无事。”

这时,一个机会悄然而至,迪厅要举办一次舞蹈比赛,请了上海歌剧舞剧院的团长和编导当评委,凌晗被安排领舞,漂亮的舞姿得到了团长的青睐,她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国家团体。

在歌剧舞剧院跳舞剧期间,凌晗被日本的、家叫amuse的公司看中,和其他两个队员组成了“梦幻想”组合。一年后,其中一名队员离开,随之思绮加入,组合改名为“梦之光”。在这期间,思绮辗转去了香港,凌晗随即成了单独歌手。公司很器重她,把她送到日本学习。

日本学习

在日本学习的经历是难忘的。凌晗的生活很辛苦,每天赶地铁、挤公交,早

总结凌晗,外文名:Linda,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曾经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凌晗,外文名:Linda,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曾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