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生于1901年5月1日(清光绪二十七年三月十三)

生于1901年5月1日(清光绪二十七年三月十三)。青海循化人,字玉山。撒拉族。行伍出身。陆军骑五军、第八十二军军官训练团第三期毕业。历任宁海军(总统马麒)马队第1营(管带马步芳)下级军官。

人物简历

韩起功 男 (1901―1951)

1927年9月宁海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第26师(师长马麒),任第77旅(旅长马海渊)第229团(兼团长马步芳)第2营营长。

1929年1月所部改称第2集团军暂编第23师(师长马麒)第68旅(旅长马海渊)第4团(兼团长马步芳)第2营,仍任少校营长。2月所部扩编为甘肃陆军第4混成旅(旅长马步芳)第3团,升任上校团长。10月所部扩编为国民军暂编第1师(师长马步芳)第3旅(辖两团),升任少将旅长。

1930年4月所部改称第2方面军(总司令冯玉祥)暂编第2师(师长马步芳)第6旅(辖两团),仍任少将旅长。10月所部改称青海陆军暂编第1师(师长马步芳)第3旅(辖两团),仍任少将旅长。

1931年5月所部改称新编第9师(师长马步芳)第3旅(辖两团),仍任少将旅长。

韩起功

1934年5月所部改称第100师(师长马步芳)第300旅(辖两团),仍任少将旅长。

1936年3月10日叙任陆军步兵上校。11月12日获颁五等云麾勋章。

1940年2月3日升任第100师(辖三团)中将师长。7月19日晋任陆军少将。

1944年10月调任青海省知识青年从军征集委员会(兼主委马步芳)中将委员。

1945年10月10日获颁忠勤勋章。

1946年2月调任青海省保安处中将处长。4月被免职赋闲。5月5日获颁胜利勋章。

1948年6月当选监察院监察委员。

1949年5月出任新编骑兵军(辖三旅)中将军长。9月20日在甘肃张掖向人民解放军投诚。

1951年3月26日在甘肃河州因“策动反监暴动”罪被执行枪决。

生平

从1931年到1941年,马家军的凶残悍将韩起功在统治张掖期间,为所欲为,恶行累累,号称“张掖王”。

韩起功是马步芳手下的一个铁杆干将。1931年4月,马步芳由扁都口过祁连山兵进河西,驱走盘据在张掖的马仲英,河西的地盘尽归马步芳。时马步芳任新编第九师师长,韩起功为马麾下第三旅旅长。就从那时起,韩起功旅开始驻防张掖。

韩起功是青海循化人。此人并不识字,亦未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据说他早年原是马步芳手下的一名厨子,有烧菜的手艺,又有奉迎拍马的手段,便被马步芳看中,放在军中当了个小头目。韩起功领了兵,打起仗来不要命,对马步芳忠心不二,竟一步步提升上来,做到了营长、团长。因在攻占河西之役中立下了战功,又提升为旅长,就这样做上了统治张掖的草头王。

张掖王的残酷统治

韩起功在张掖10年前,坐地为王,大肆掠夺搜刮民财,盗取文物珍宝,砍伐毁坏祁连山林木。

祁连山中有丰富的林木资源,从清朝起,官府就严禁砍伐山林。韩起功既为张掖王,南山的森林就成了他的摇钱树,一次次派兵进山滥砍乱伐。1937年3月,韩起功一次就派出4个营人马,由张掖龙首堡黑河口和民乐的大都麻、酥油口、小都麻口进入祁连山,在冰沟台、大小鹞子沟滥砍乱伐,仅大都麻一处就砍松木15万株,在黑河口砍伐22万株,其它各处也不下10万株。所砍伐的木料,皆于次年夏天黑河水势涨大时由水道运出,强行在周围各县销售,大发其财。1939年又再次派兵在大都麻进行一次破坏性砍伐,致使林区变成了光山秃岭,严重破坏了祁连山区的生态平衡,造成川区干旱缺水,影响了农业生产。

张掖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有许多珍贵历史文物。韩起功对文物珍宝当然不会放过,不择手段大加盗取。例如张掖金塔的金顶,大佛寺内的明代大钟和金塔六角亭鼎,都被盗运至青海,后来下落不明。韩起功还派出工兵营,对西城驿一带的汉墓群滥加挖掘,仅挖出的汉砖就在修路时铺了7公里路面,使这一庞大的古墓群遭到严重破坏。

韩起功作为张掖的统治者,对民间的横征暴敛更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使广大人民深受其害。他还屡屡借口军饷不足,强行向工商界摊派“借饷”。又霸占祁连山金矿,强征骆驼贩运大烟土,借“清乡” 之名敲诈搜刮民间财物。后来韩起功撤离张掖时,在四乡征调了数千辆大车,并从南山掠来藏民的成群牦牛,为其运送财物粮食,连续几个月才拉运完毕,可想韩起功在张掖聚敛的财物是何等之巨。

残酷杀害西路军红军战士

1937年初,红西路军征战河西时,韩是马部三百旅旅长,受马家军前线总指挥马元海节制。倪家营血战中,韩旅作为马家军主力,用骑兵、步兵加上民团对红军层层包围;轮番攻击,后边还以大刀队压阵,有后退者立即砍头。血战七昼夜,杀害了难以数计的红军战士。

红西路军失利后,张掖成了红军俘虏和伤病员的集中地。韩起功对红军人员使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进行杀害,残害手段有火烧、吊打、枪杀、刀砍、活埋,甚至剥皮、挖心、取胆。在张掖县境内被杀害的红军,达3240人之多,其中枪杀575人,烧死56人,活埋2609人。张掖的东教场、牛王宫、高家庄、下滩子、十里行宫、韩家花园、义园广场、北城墙根都埋有红军的尸骨。尤其是东教场,成了最为恐怖的杀人场,常在夜间大批活埋红军伤病员,先用大刀、镢头、斧子、铁锨一阵疯狂砍杀,而后不管死活,全部推进坑里埋掉。据东教场附近一位目击到活埋场景的农民回忆说,有一次埋人的大坑有4丈长、2丈多宽、6尺多深,推进去的人把坑都填满了,次日早晨看到大坑四周的血像水一样流向大路和旁边的地里,地上扔满了帽子、背包和布鞋,有一个女红军和两个小孩子浑身血淋淋从坑里爬出来,又被马匪拉去埋掉……

残害革命烈士高金成

高金成受中央派遣去河西营救红军被俘及失散人员,即以“甘凉肃抗敌后援会主任”的身分建立" 福音医院"接受抗日伤病员住院治疗,协助寻找流散红军。不久,他与流散红军中临时党支部取得了联系,向他们传达了党中央的关怀、西安事变后的形势和党在兰州建立八路军办事处的情况,并以缺少护理人员为由,向韩起功要回了女红军王定国、徐世淑等。在临时党支部密切配合下,开始了营救红军的工作,医院的20张床位,经常住满了红军伤员,治愈后,一批又一批送到兰州八路军办事处,转送延安。

流散红军大批离开张掖,引起了敌人的怀疑。高金城与临时党支部商议,决定将支部成员分批撤离。不久,韩起功部的一位处长告诉高金城,马步芳密谋杀害共产党员的名单上有高的名字,劝他迅速离开张掖。但他认为自己担负的任务尚未完成,故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继续设法营救流散红军。1938年春节前夕,高金城又收容了十几名红军伤员住院治疗。2月3日(正月初四)凌晨,韩起功派中校副官马兆祥,谎称“韩师长得了急症,请高院长出诊”,将他骗到 100师司令部,韩起功逼迫他承认是共产党员,要他交出共产党员名单,交待放走了多少共党分子。高金城大义凛然,临危不俱,赞扬共产党爱国爱民,是抗日救国的民族英雄;痛斥国民党反动派是民族败类,韩起功是嗜杀成性的土匪、刽子手。韩起功恼羞成怒,命令断其四肢,高金城忍受着剧疼,仍骂不绝口,最后被活埋在张掖大衙门后花园里。

相关

1941年9月,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巡视河西。在张掖南关,有数名回族老人跪于街心,头顶状纸拦车告状,声泪俱下控诉韩匪罪行。韩起功慑于监察院长的威名,听到此事颇为恐惶,妄图贿赂于右任,送上黑水国遗址中挖出的两只古陶罐,实际上在罐中装满了砂金,上面用红布蒙住罐口。于右任察觉后,当即严辞拒绝,拂袖而去。韩起功从此胆颤心惊。果然事过不久便遭变故。

其时国民党政府在甘肃已站稳了脚根,蒋介石即派嫡系部队进驻河西走廊,韩起功所部调至青海罗家湾。韩回青海后,军权随即被削,马步芳遣他回循化老家为民。韩起功打点聚敛的财物回家,马步芳又暗中派人扮作一群土匪,在途中将其财物洗掠一空。

1949年解放大军挺进大西北,马家军土崩瓦解。此前不久,韩起功曾被马步芳再次起用,任新编骑兵军军长。马家军溃败后,韩起功带着残部逃进祁连山中的火烧沟台,其行踪恰被一名流落红军发现,那个十几年前的红军战士连夜赶到张掖,报告给解放军军管会。而这时韩起功也又逢劫难,所携带的黄金和银元被部下抢走,还遭到一顿痛打,惶惶如丧家之犬。穷途末路之下,只得向解放军投诚。但是在临夏军分区管押期间,他企图脱逃未遂。1950年11月转押临夏分院后,他又积极教唆、组织犯人暴动,计划先杀看管人员,再抢枪支逃出监所,继续与人民为敌。

以上资料来源于胡博编著《国民革命军将官总揽》

总结生于1901年5月1日(清光绪二十七年三月十三)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生于1901年5月1日(清光绪二十七年三月十三)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