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戴笠(1896年--1946年),字雨农,浙江江山人

戴笠(1896年–1946年),字雨农,浙江江山人。曾担任蒋介石时期的最强大最重要的特务情报组织–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长,内部称其为“戴老板”。在任8年期间,以残酷无情著称,曾密令逮捕或处死了许多中国共产党人和解放革命进步人士,当时被国际上称为“蒋介石的配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的希姆莱”等。1946年3月17日,其从北平飞往上海转南京的途中因飞机失事身亡。由于其行踪不定、神出鬼没,被美国《柯莱尔斯》杂志称为“亚洲的一个神秘人物”、“中国近代历史上最神秘的人物”。

戴笠 – 基本资料

姓名:戴笠
小名:春风
民族:汉族
妻子:毛秀丛
后代:儿子戴藏宜
其有3个孙子2个孙女,他们分别叫戴以宽、戴以宏、戴以昶、戴眉曼,还有一个叫戴璐璐的孙女,在寄养时夭折。

生卒:
1896年–1946年
籍贯:
浙江江山
毕业学校:
广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骑兵科毕业

生前曾获得的荣誉:

中国情报工作之父
中南六省武术散打冠军
《徒手一招毙命》速成绝招被蒋介石称为“中华武术的创举”

曾一手策划的重大事件:

1933年6月暗杀民权保障同盟副主席杨铨,同年11月捕杀察绥民众抗日同盟军第二军军长、中国共产党员吉鸿昌,次年将上海《申报》主持人史量才刺杀于沪杭道上,被蒋介石授予“青天白日勋章”。策划过长达十年的白色恐怖,参与策划李公朴、闻一多等人的暗杀方案,被誉为“中国情报奠基人”,被美国情报机关称为“隐身人”、“世界第一间谍”。

戴笠 – 生平简介

曾任士兵,士官,委员长副官,特务处处长,军统副局长,财政部总署署长,财政部运输管理局局长,国民党中央第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等职。

1916年,二十岁的戴笠就在江浙一带扬名立万,有苏杭第一才子之美誉。

1918年,戴笠与许世友、徐长卿等人一起在少林寺习武,三年后回浙江开办春风武馆,自己任馆长,故戴笠又名春风。

1922年因军阀混战,武馆关闭,戴笠投靠浙军周凤岐部,因不受重用,又遭排挤,于同年12月脱离部队。

1923年,戴笠来到上海,在交易所结识了蒋介石、叶挺、周恩来、潘汉年、李半农、戴季陶等人,并受到他们的青睐。

1926年其入黄埔军校学习,成绩突出,当时蒋介石称戴笠:“文可安邦,武能定国。”毕业后任蒋介石秘书、保镖兼副官。

1928年被蒋介石派出南京,在上海、北平、天津、广州、香港、以及国外各大城市进行情报活动。

1930年建立国民党第一个特务组织调查通讯小组,深得蒋介石宠信。

1932年3月,蒋介石为加强特务统治,先组织力行社。后在南京秘密成立“中华复兴社”(又名“蓝衣社”),戴笠被任为特务处处长。

1938年中华复兴社特务处扩大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戴笠任副局长。

1942年,美蒋联合组成特务机关“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戴兼为主任。

1943年,兼任国民政府财政部缉私总署署长,不久又兼任财政部战时货物运输管理局局长。

1945年被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

1946年因为飞机失事身亡。

1946年其死后,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赠为中将,入祀忠烈祠。1947年3月26日葬于中山陵灵谷寺。

戴笠


戴笠 – 其人其事

事母至孝

当戴笠凭着自己的本事成为一个令人惧怕的人物时,他仍然对母亲十分孝敬。         

戴笠常对手下的人说要向他母亲学习,学习她管理如此繁多事务的能力。一个广为人知的戴笠孝心的象征便是他在仙霞岭下为母亲盖的别墅。戴母原来的房子被改建成一座精心设计的公馆,名字为“率性斋”,建在一个山顶上,由一队戴笠的人员看守,他们可通过私人电台直接与军统总部通讯联系。这座别墅俯视着一个美丽的池塘及一旁那个被叫做“天雨亭”的亭子。解放后,改造为保安县的“文化馆”,至今里面还保持着一些罗可可式家具、精致的楼梯以及抗战时期用来装饰的华丽镜子。

积极抗日

戴笠此人并非全无政治头脑,但大多数时候他是跟着蒋介石的思想运转,蒋介石要反共,他就想方设法的反共,蒋介石要和谈,他就把要在重庆“杀毛立功”的特务缴枪拘禁。唯独对于抗日,戴笠的政治思想非常明确。

淞沪抗战之前,国民党大员们在南京开会,休会的时候议论纷纷,戴笠很坚定的对其他人说,这次我们一定要打了。国民党元老吴稚辉问他,武器,经济都差的那么远,拿什么打呢?戴笠说:“哀兵必胜,猪吃饱了等人家过年,是等不来独立平等的。”这句话给其他国民党人震动很大,后来成了军统对于抗日的经典创见。
军统在抗战中的表现,也有十分积极的一面。据军统大员沈醉提供的资料,军统局的正式在册人员和学员,在抗日战争中牺牲者就达一万八千人之多,而抗战结束时全部注册人员仅为四万五千余。


梦断蝴蝶

戴笠也是好色之徒,只不过玩弄女人的手段更高明罢了,他一生中染指的女人很多。胡蝶三十年代初就在上海走红了,戴笠对她迷恋得神魂颠倒。

当他有了胡蝶后,才真正体验到了男女之间那种刻骨铭心的情爱,戴笠觉得自己活了四十多岁才好不容易得到了意中人,因而使他远离了所有的女人。为了避人耳目,戴笠与胡蝶先幽居于重庆的杨家山公馆,后又为胡碟修建了神仙洞公馆。戴笠与胡蝶在婚姻的事情上深谈过多次,在选择了多种方案后,最后俩人商定抗战一结束胡蝶就与丈夫办理离婚,而后戴笠正式迎娶胡蝶。
抗战胜利后,他把胡蝶送到了上海。本打算肃奸工作告一段落后,与胡结婚。岂料,重庆一别竟然是永别。


与蒋介石

蒋介石一生善于搞特务活动,同时,他控制手下特工的办法也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办法就是对特工授予大权,但不给高位,以防他们在政治上坐大。戴笠任军统头目十多年,始终是副局长,只给了一个少将军衔,还是拖到1945年3月才公布。尽管如此,两人又合作得相当默契。一方面戴笠要报蒋介石的知遇之恩;另一方面他也深知以自己的资历、能力和水平,绝难跳出蒋介石的手心。戴笠曾经看过太多与蒋介石抗衡的英雄豪杰们,一个个败在蒋的手下,既便军阀们集体联合起来,也还是被蒋一一击破。戴笠多年来对蒋介石的思想、行动、心理、好恶、性格等无不研究透彻,揣摩迎合,所以一直得到蒋的欣赏;也在所有的特务组织中,最得蒋介石的信任。 

1946年,一场事故使戴笠突然死亡,在国民党内部引起一片混乱。随着时间的推移,蒋介石逐渐产生了痛惜内疚和若有所失的感情不得不承认戴笠是个特工奇才,他的才干在蒋的心中比任何一个国民党内的官僚都不逊色。他已成为与蒋默契之极的心腹,军统也成为蒋介石须臾不能离开的工具。

 戴笠的悼念活动,在国民党的历史上几乎是空前的。其规模、声势宏大。1946年4月1日,军统在重庆隆重举行了追悼会。蒋介石亲自到会主祭,并在讲话中流下眼泪。在祭礼完成后,蒋介石开慰问军统烈士家属,大概是想起戴笠又再次含泪以泣。蒋介石很少流眼泪,这很可以反映他的心情。随后,蒋介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为戴笠举行公祭。

蒋介石在戴笠死后,曾有一次对人慨叹:戴笠“生为国家,死也为国家”。因为蒋介石在他的政治生命中每每依靠戴笠化险为夷,每当风云变幻之际,戴笠也会以自己的政治敏感,为蒋提供情报,出谋划策。蒋介石在戴笠死后,愈发感到了失去戴笠的重要性。因此蒋介石每每歉疚,也每每怀念戴笠。 

1953年初,一直不能忘怀于戴笠的蒋介石,在台湾站稳脚跟后,开始寻找戴笠遗属,命令毛人凤不惜代价将戴笠遗属和后裔从大陆接到台湾。毛人凤奉蒋的指示,派保密局特工从台湾潜至上海,与潜伏在上海市公安局的特务接上关系,找到了郑锡英一家,并为四人办好了去香港的出境证。1954年初,因前来接应的特工必须带领她们出境赴台,郑锡英只好将次子送给别人,让特工顶替次子之名,带她和另外二个儿子。同至香港,再至台湾定居。蒋、戴之间的恩怨至此结束。 
 

戴笠 – 人物评价

除了共产党人及其同情者外,戴所对付的还有国民党内各派系政敌,日本人及与日本人合作的汉奸。因为戴笠长时期与共产党作对,且手段残酷、血腥,故此共产党对他的历史评价极低,号称“蒋介石的配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的希姆莱”、“中国最神秘人物”、“特工王戴笠”。

相对的,20世纪80年代之前的台湾,对戴笠却有不同的看法。由于军统为国民政府的情报单位之母,自然对军统之父戴笠有着正面评价,而军统的后身位于台北市士林区芝山岩一带国防部军事情报局,附近地区甚至有以戴笠为名的雨农路、台北市立雨农国民小学、台北市士林区雨声国民小学,以及在芝山岩上的雨农阅览室。

中国共产党:戴笠及其手下的情治机关一直向蒋介石个人效忠服务,而戴笠亦是蒋介石的亲信之一。其所对付的基本上都是蒋介石的敌人,还有国民党内各派系政敌、日本人及与日人合作的“汉奸”。可能因为戴笠长时期与共产党作对,故此中国共产党对他的历史评价极低。

周恩来在中共的会议上说:“戴笠之死,共产党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

蒋介石来到台湾后曾讲过一句话:“戴雨农同志不死,我们今天不会撤退到台湾”!

当时共事的同学徐亮回忆说:“人称戴笠是英雄,我以为是怪物。这种人醉心事业,连皮肉痛苦,都能忘记,非怪物而何?”

国民党中统局:国民党的“中统”和“军统”这两个特务机关,常常互相摩擦,互相排挤,互相攻击。当戴笠的“中华复兴社”特务处并入陈立夫领导的“军委会调查统计局”为第二处时,戴笠去见陈,陈对他极为藐视。

美国总统罗斯福:称其为“中国的希姆莱”。

一位外国记者后来这么回忆戴笠:一个隐面人,总是藏在房间的暗处,而其他人则处于一览无余之下。然而个别的几个在太平洋战争期间当戴笠处于鼎盛时期见过他的西方人,却对他有强烈多彩的印象。 “从一方面看,二战中没有一个人形象要比他更黑;而从另一方面去看,又没人比他更白,”几乎所有的人都被他锐利的目光所震慑。

一个戴笠领导下的在敌后工作的OSS(美国战略情报局)人员说:“戴笠的身材中等壮实,外表粗犷强硬,有军人的干练。他的脸轮廓分明,尖锐的目光咄咄逼人,还有一张坚毅的嘴。”

一个出生于中国传教士家庭的美国军官写道:“他英俊瘦长,有一双纤细优美的手,走起路来像是脊梁骨上了钢条,步子大而有力,像是中国戏台上的英雄人物夸大了的步伐。他那犀利审视的目光,像是要把人的五官和个性记下来以备日后之用。”

戴笠 – 重要武器

红粉军团

为了在抗战中执行特殊任务,戴笠在军统内部组织和发展一支由青春少女组成的“红粉兵团”。其中,有号称军统电译专家的女少将肖毅英;有人称“关东黑牡丹”的女教官徐宵白;有天生丽质、误入军统巢穴却又不甘沉沦的单纯女学生姚美龄;有中央大学才华横溢的高材生、被戴笠霸占又遭抛弃的英文秘书余淑衡;有痴于一夜之情至死不肯醒悟的女特务周志英;有枪法娴熟、在敌伪孤岛勇刺汉奸的女杀手蒋美美;有被戴笠染指又打入冷宫的朝鲜族女保镖金淑子。

破密工作

中国大陆解放后一些曾在军统局任过职的人员著述,如《军统内幕》、《戴笠与庞大的军统局组织》、《戴笠轶事》等,都说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偷袭事件发生前,军统局破译出日本海军将要偷袭珍珠港的密电,由驻美国使馆副武官、军统驻纽约站站长肖勃通知美国海军,美国当局怀疑是中国挑拨日美关系,未引起重视,以致酿成严重后果。在中国国民党人的记忆里,日本对珍珠港的偷袭震惊了美国战争部。美国信号情报界,尤其是海军情报署突然对戴笠刮目相看。为了解日本的军事密码,他们立即开始争取与中国的合作。
但后来在一些在台湾的原军统局人员魏大铭、唐新等发表的著述中发现,没有记录军统破译日本偷袭珍珠港密电一事。此说法被否定。

戴笠 – 戴笠轶事

八字姓名趣说戴笠八字火旺

戴笠又是一个极信命的人。小时候,母亲找人给他算过命,说他宿命不错,就是命中缺水,还说他“父在母先亡”。戴笠六岁丧父,觉得瞎子算的挺准。从此以后,他与命相和占卜结下了渊缘。 1926年,戴笠在别人的指引下投考了黄埔军校,编到骑兵科,和马交上了朋友。戴笠本来长着一副马相,脸儿长长,其貌不扬,又患上鼻炎,深受鼻塞之苦,发出声来很象马哼。戴笠自觉面目丑陋而自惭形秽。一日,偶尔翻阅相书上有这样一段话:“观君之相如马,此主大贵,君之前程无量。”听此言他很是受用,对自己这副模样不以为丑,反以为荣,心想今后的前程全系在这张马脸上了。后来他用化名也叫“马行踺”,还不时仿效马的动作,处处以马自居。
戴笠在黄埔军校期间,找过算命瞎子问起自己的前程。那算命瞎子要了他的生辰八字,掐指一算,说道:“你的八字不错,是个贵命,只是命中缺水,如果有了水,就大富大贵了。”命中缺水?这和小时候算的不是一样吗?戴笠不知道如何是好,正在发愣,算命瞎子给他指点了迷津,叫他改一个名字,名字上带水,可以补命中之不足。

戴笠悉听教诲,回去后起了个笔名叫“雨农”,取农夫盼甘霖之意。五行缺水成了戴笠的忌讳,所以,后来常用的化名如“沈沛霖”、“洪森”等,都带着不少的水。到了1946年,一个助理秘书在戴笠出差的时候,给他拟了个化名叫“高崇岳”,故意不带水,经毛人凤批准使用。不久,戴笠乘坐的飞机失事,机毁人亡。是巧合?是天意? 笔者查野史记载,戴笠生于农历1897年4月27日酉时,八字是:丁酉 乙巳 丙辰 丁酉日圆丙火生于夏令,正是火旺的月份,又得干上两劫一印生助,日圆得时、得地、得势,很旺。五行喜用辰土食神、酉金正财。命局虽然缺水,但,水是忌神。为甚么?君不见戴笠的八字中火势熊熊,只能用土泄其势,不可以水激其性。好比笼中的老虎,你可以顺毛捋,它表现很乖,不可以拿棍子捅它,把它惹急了。由此说来,水不是戴笠的救命绳,“高崇岳”也不是戴笠的催命符。恰恰相反,水成了戴笠的索命绳。用命理左证:戴笠八字火旺,飞机坠毁时间是丙戌年卯月寅日未时,又是木火旺日。另一方是水,戴笠50岁

总结戴笠(1896年--1946年),字雨农,浙江江山人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戴笠(1896年--1946年),字雨农,浙江江山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