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皇后乐队(英语:Queen)是70年代英国一支杰出的华

皇后乐队(英语:Queen)是70年代英国一支杰出的华丽摇滚乐队,这支来自英国的4人乐队创造了一种如歌剧般华美、如史诗般恢弘的音乐。成员包括主唱弗雷迪·默丘里、吉他手布赖恩·梅、鼓手罗杰·泰勒、贝斯手约翰·迪肯。其在英国国内的地位尤其高,英国史上专辑销售前十,包括最高位在内,Queen名留两位。生涯专辑于英国专辑销售榜周数总计达1322周(27年),为史上最长,在披头士与猫王之上。1991年,弗雷迪·默丘里过世;997年,约翰·迪肯退休。现任团员剩下布赖恩·梅与罗杰·泰勒。

成员介绍

弗雷迪·默丘里(Freddie Mercury),钢琴手和主唱。出生于1946年,弗雷迪·默丘里原名法鲁克·布勒萨拉(Farrokh Bulsara),出生在东非坦桑尼亚的桑吉巴。父亲博米·布勒萨拉(Bomi Bulsara),母亲杰·布勒萨拉(Jer Bulsara)都是帕西人,出身英属印度,他有一个妹妹卡什米拉(Kashmira)。默丘里以高亢璀璨的独特音色闻名,被认为是音乐史上最伟大的嗓音之一。1991年11月24日,在他公开自己病情仅仅一天之后,他死于艾滋病引发的支气管肺炎。知名词曲作品有:《Bohemian Rhapsody》《We are the Champions》《Somebody to Love》《Killer Queen》《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等。

布赖恩·梅(Brian May),吉他手。知名词曲作品有:《We Will Rock You》《Tie your mother down》《The Show Must Go On》《Hammer to Fall》《Fat Bottomed Girl》等。

罗杰·泰勒(Roger Taylor),鼓手及打击乐器。知名词曲作品有:《Radio Ga Ga》、《A kind of magic》、《the invisible man》、《These are the days of our lives》等。

约翰·迪肯(John Deacon),贝斯手及节奏吉他。知名词曲作品有:《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I want to break free》,《You’re my best friend》、《Spread your wings》等。

早年经历

)是20世纪70年代一支杰出的华丽摇滚乐队,这支来自英国的4人乐队创造了一种如歌剧般华美、如史诗般恢弘的音乐。多年来,他们的专辑一直宣称“从未使用过合成器”,这忠诚地保留着LED ZEPPELIN时期硬摇滚乐队的特点。

皇后乐队

就象一个综艺大厅一样,完美将华丽摇滚,前卫摇滚,古典音乐及重金属熔为一炉。这个来自英国的四人乐队致力于发掘华丽和夸张的艺术风格,创造出一种带有浓厚歌剧色彩的摇滚乐形式,主唱性感而如同唱诗班的嗓音,层层铺垫的键盘和绚烂花哨的吉他solo如此博大的音乐居然全部是用传统的摇滚方式表达出来的。

的音乐影响深远,在20年来的几代硬摇滚/重金属乐队身上都能找到影子,从METALLICA到SMASHING PUMPKINS。

最初是由迷幻硬摇滚的乐队。过了几个月后,贝司手John Deacon加入了近来,于是乐队开始进行一些排练。大约两年过后,当乐队的四个人都从大学毕业后,他们就抓紧时间进行创作、排练和演出。1973年,他们发行了由Roy Thomas Baker担纲制作的第一张专辑《Queen》,并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巡演。《Queen》中的音乐都是一些很直接的硬摇滚/重金属,在当时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

1974年发行的专辑《Queen II》却在英国取得了意料不到的成功。专辑发行前,乐队在英国电视台著名的音乐节目“Top Of The Pops”中表演了歌曲《Seven Seas Of Rhye》,歌曲本身和表演都非常出色,不久后这支曲子就冲到了排行榜的前10名,并使《Queen那种花哨而带有迷幻气息的舞台表演无疑也赢得了美国观众的认可,专辑在美国排行榜上也达到了43位的好成绩。

接着乐队发表了专辑《Sheer Heart Attack(突发心脏病)》,其中的单曲《Killer Queen》很快成为英国排行榜的亚军,而专辑本身也在排行榜上达到了同样的位置。这张专辑在美国的成绩也颇为不俗,为1975年的专辑《A Night At The Opera》的巨大成功奠定了基础。

《A Night At The Opera(歌剧院之夜)》是QUEEN乐队在《Bohemian Rhapsody》的录影带得到的回报也是相当可观的:这首单曲在英国排行榜上迅速升到冠军的位置,并且在这个位置上停留了足有9个星期,并最终打破了英国单曲排行榜上冠军停留时间最长的记录。在美国,这首歌和整张专辑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进入了排行榜前10位并同时成为白金单曲和白金专辑。甚至在十多年后的1992年,这首《Bohemian Rhapsody》还在美国单曲排行榜上获得过数周的亚军成绩。

尝到了什么在伦敦的海德公园举行了一场免费音乐会,观众的到场人数创造了新的记录。几个月后他们发行了热门单曲《Somebody To Love》,收录在专辑《A Day At The Races(竞技场之日)》中。这张专辑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英国排行榜上成为冠军,并在美国升到了第五名的位置。

在接下来的五年中,不知疲倦的QUEEN打造了成打的热门单曲和数张白金唱片。由于在全世界赢得了如此多歌迷的喜欢和崇拜,他们遭到了某些评论家的抵触,尤其是当他们表示出对待朋克运动的那种极端恶劣的保守态度之时。 不过歌迷对QUEEN的专辑还是照买不误,囊括了两首Top 5单曲《We Are The Champions》和《We Will Rock You》的专辑《News Of The World(世界新闻)》在1977年成为排行榜前10位的专辑。

1978年的专辑《Jazz(爵士乐)》几乎重复了同样的成功,其中的单曲《Fat Bottomed Girls》和《Bicycle Race》成了国际热门单曲,尽管公众对乐队举办的一个女性裸体自行车赛的花招表示了极大的不满。 

仍然保持着相当受欢迎的地位,1980年他们发表了专辑《The Game(游戏)》,音乐风格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们加入了更多柔性慢歌和轻快讨巧的歌曲,已经离开重金属颇有一段距离了。单曲《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和《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的再次成功使《The Game的兴趣,乐队原本忠实的拥护者不少都改弦易帜,尤其是在美国,其直接后果就是他们在同年晚些时候为电影《Flash Gordon》录制的纯器乐配乐专辑得到的反应异常的冷淡。

1981年,David Bowie与Queen合做单曲《Under Pressure成功在新浪潮音乐的汹涌波涛中站稳了脚跟,单曲《Under Pressure》登上了英国排行榜的冠军位置,这也是他们的另一首冠军单曲,收录在1982年的专辑《Hot Space(白热地带)》中。不过《Hot Space》专辑并没有引起人们多大的热情,因为这仍是一张轻松取巧的专辑,既不那么流行又不那么高雅。

1984年的专辑《The Works》中表现出更多的摇滚成分,不过人们对它的反映仍旧不温不火。这些不成功的经历使他们决定离开Elektra公司而转签Capitol公司。

决定打开另外的市场,他们把目标放在了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而这些地方潜在的巨大市场往往是摇滚乐队所忽视的。1985年,由于在援救非洲难民的Live Aid义演中表现出众,Queen再聚首,再掀事业高潮。

1986年,QUEEN发行了新专辑《A Kind Of Magic(一种魔力)》,但是专辑对美国市场的冲击以失败而告终。

1989年的专辑《The Miracle(奇迹)>在美国也遭到了同样的打击。

不过1991年的《Innuendo(讥讽)》终于一炮打响,为乐队在美国赢得了名誉,在达到金唱片风格的歌剧式摇滚。不过这张出色的专辑被认为是乐队回光返照的作品,因为巨大的阴影正在逐渐笼罩着这支不凡的乐队。

1991年,QUEEN不再象以往那样活跃,而这时关于主唱Freddie Mercury身体状况的谣言也是漫天乱飞,在11月23日,他终于向外界证实,他染上了艾滋病。一天后,Freddie去世了。

1992年春天,乐队余下的成员在温布利体育场的三个成员外,还包括了David Bowie,Elton John,Annie Lennox,DEF LEPPARD和GUNS ’N ROSES,这场演出为凤凰基金会(MercuryPhoenix Trust,Freddie去世后由Freddie家人、Brian May, Roger Taylor, Mary Austin和Jim Beach成立)募到了数百万美元,这些钱都将用于艾滋病的研究。[2]这场演出也使1975年的单曲《Bohemian Rhapsody》再次风光,升到了美国排行榜亚军的位置。

Freddie死后,乐队成员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寂,1993年,Brian May发行了他的第二张个人专辑《Back To The Light》,距离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已经有十年了。Roger Taylor在THE CROSS乐队发表了一些作品,而John Deacon则决定洗手不干了。但三名成员在1994年还是重新聚到一起共同录制合成Freddie的遗作,这些歌的主唱部分都是Freddie在重病期间完成的。1995年,这张名为《Made In Heaven(天堂制造)》的专辑得以发行,由于它特殊的纪念的最后一张录音室作品了。

演艺经历

发展

  追根溯源,Queen的诞生是建立在乐队Smile的基础上的。1968年,英国伦敦帝国大学的Brian May带着他自制的吉他Red Special与医学院学生Roger Taylor,以及同学Tim Staffell成立了Smile。乐队风格主要为硬朗的重金属,Brian富有感染力的吉他solo在这个时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oger有力而具爆炸性的鼓点也初具端倪。而这时的Freddie Bulsara,后来的Queen灵魂主唱刚从伊令大学毕业,并在毕业后的服装生意中认识了Roger Taylor,也因此成为Smile第一批听众 。不过,这个时期的Freddie辗转于数只乐队中,并未加入Smile,值得一提的是,那时的他与乐队的每名成员都私交甚笃――生意伙伴Roger Taylor后来干脆让Freddie搬进了自己的公寓,Tim Staffell更是他多年的同学。或许正是这为日后Queen的默契奠定了基础。

  不久,Tim Staffell决定离开Smile,从另一支乐队Sour Milk Sea解散风波中出走的Freddie在Tim走的同一天便加入了Smile。这一成员变动对于日后的Queen是有里程碑意义的。而后Freddie决定将乐队名改为Queen。1971年2月,毕业于伦敦大学切尔西学院电子工程系的John Deacon正式加入Queen。乐队宣告诞生。

  John Deacon花了些时间融入Queen这个团体,他的加入有些阴差阳错的味道 。招贝斯手时,Freddie的一位朋友Chris也参与了竞争,Chris同样技艺精湛,又与Freddie交情不错,眼看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被Chris的发挥失常搅黄了。吉他手Biran May最终选择了更为稳重严谨的John,Freddie本人自然有些失望。John这个“外人”的身份变得很微妙。不过很快,John以实力赢得了信任,他沉静稳重的bass line给Queen无拘无束、天马行空的曲风一条准绳,使得Queen的作品曲折多姿而又不显凌乱。另外,这位理科高材生 深谙理财之道,在成功炒掉两个只关心如何压榨乐队利益的猪头经纪人后,他开始打点起Queen的内外事务来。

    说到理科高材生,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位成员,吉他手Brian May了,这个乐队基石式的人物是Queen“高贵血统”的一大源头。Brian后来成为英国伦敦帝国大学星体物理学博士,精密的理性思维却毫不妨碍感性灵感的发挥,他的吉他solo不再只是歌曲的点缀――若把Queen比作一个人,Roger的鼓点与John的bass line是筋骨,Brian的吉他solo就是其间的血肉。

  而主唱Freddie,则担任了灵魂的角色。

  说到这里,该解释一下为何之前称他为Freddie Bulsara了。事实上,Freddie Mercury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艺名,Freddie原名Farrkoh Bulsara,少年时代得到了“Freddie”这个外号,17岁到英国时便以Freddie自居。再后来,Freddie创作歌曲《My Fairy King》时得到一句歌词启发,决定将姓改为Mercury(这也和Queen所属厂牌Mercury一拍即合),故而有了后来为人熟知的Freddie Mercury这个名字。

  在1973年推出的处女作《Queen I》中。可以明显听出Led Zepplin对Queen曲风的影响(Led Zepplin和Jimi Hendrix是Queen的偶像),曲风虽在华丽风格上初显端倪,但Freddie高音段的叫喊有些模仿Led Zepplin主唱Robert Plant的痕迹。不过,这张处女作总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1974年,Queen推出第二张专辑《Queen II》,在这张专辑中,Queen迈出了非常可贵的一步,他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Freddie原本略显单薄的嗓音处于疯狂的蜕变中,它变得更为丰盛多姿,也更具有内在的爆发力。进步更明显的是Queen整体富有奇幻歌剧色彩的编曲,其中吉他手Brian May的solo个人认为在这个时期已开始走向成熟。当然,这一时期的编曲制作有些花哨浮躁之感――像一个刚步入文坛的青年作家,拼命在行文中显露辞藻一般。

    《Queen II》诞生出了Queen的第一首热门单曲《Seven seas of rhye》,除此之外,有一首歌很值得一提,它并非热门歌曲,却为后来Queen的传世经典《Bohemian Rhapsody》奠定了基础,那便是《The march of the black queen》。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Bohemian Rhapsody》就像是《The march of the black queen的究级进化版。泛着超现实主义气息的歌词,集诡异、黑暗、精致为一体的曲风,还有华丽又略显俏皮的吉他solo与Bass line――或许最大区别的便是演绎了,《Bohemian Rhapsody》中间部分的歌剧色彩更浓,主唱Freddie的驾驭也更为精彩绝伦(甚至可以说,Freddie在《Bohemian Rhapsody》中的演唱盖住了其同样出色编曲的光芒。)。

  紧接着,Queen推出了第三张专辑《Sheer Heart Attack》,这是Queen辉煌的真正开始。一个非常明显的标志便是Freddie声线上的破茧成蝶,无论是轻灵婉转的《Killer Queen》《Mis Fire》,还是金属风格强烈的《Stone cold crazzy》,他都驾驭的游刃有余。真正到达炉火纯青地步的,还有编曲制作。此时的Queen已经在磨练中懂得取舍,不在过于泛滥的叠加花哨的段子,而是明了在美轮美奂中寻求一种和谐与整体感。在热门单曲《Killer Queen》中,Freddie光洁顽皮的声音巧妙地穿梭于Brian May灵动轻快的吉他solo中,配以诙谐的和声,使得这首歌在悦耳的同时充满了黑色幽默。《Killer Queen》从一定程度上已经达到了Queen的巅峰水准,它的大热似乎也预示着一个华丽王朝的到来。

巅峰

  1975年,Queen凭借巅峰之作《A Night At The Opera》皇袍加身。这张专辑不但是所有Queen迷顶礼膜拜的传世经典,也是摇滚史上一座光彩夺目的里程碑(若是初次接触Queen的朋友,不妨从这张专辑听起,因为它从任何一个角度都代表Queen的最高水准 。)

  在这张专辑中,抒情小曲、金属力作、歌剧断章在整体上错落有致,张弛有度,真正呈现了一个多彩的皇后。专辑以风格颇具讽刺与火药味的《Death On Two Legs》开始,几经情感起伏与动静转换,以一段英国国歌《God Save The Queen》的吉他华彩结束,歌曲间的契合可谓浑然天成。而单看每首歌曲,也都完美的无可挑剔。主场作品极少的鼓手Roger Taylor的《Iu2019m Love With My Car》 气势十足,Roger沙哑而富于颗粒感的嗓音将歌曲打造的极具荷尔蒙气息,而后《 u201939》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带着文艺气质的吉他手Brian May抱起木吉他,轻轻吟唱起一个哀而不伤的故事,纯木吉他的伴奏泛着乡村气息,这在Queen的作品中是非常少见的。

    至于Freddie Mercury在此专辑中的表现 ,已无须多言了。该如何形容他的声音呢?华丽?太过浅薄;性感?似乎过于轻佻。他时而浅吟低唱,时而高声呐喊,声音的每个细枝末节都开出诡异的花朵。Queen的魔力就在于此,他们能轻易制造一座宫殿,又可以用一个吉他拨弦让它顷刻灰飞烟灭,此时你已被Freddie带领到皎洁月光中,当你快要昏睡在那片温柔中时,一切又陷于荒凉,片刻前的呢喃已变成一连串痛苦的呐喊……

  完美力作自然万众瞩目。《A Night At The Opera》刚上市预定量就达500万张,其中热门单曲《Bohemian Rhapsody》更是以风卷残云之势横扫各大排行榜,并占据英国排行榜冠军宝座达破纪录的9周之久!甚至在十多年后的 1992 年,《 Bohemian Rhapsody 》还在美国单曲排行榜上获得过数周的亚军成绩。专辑封面的著名鸟冠图案由主唱Freddie亲自设计,其中的巨蟹、室女、狮子分别代表乐队成员的星座。这一图案的变体也沿用在Queen后来的专辑《A Day At The Race》和《Greatest II》上。

  然而,巅峰往往也是一种死刑的宣判,事情往往是这样,就像拉斐尔的前无古人注定了古典细腻派画风的后无来者。《A Night At The Opera》之后,无论Queen如何努力,都无法再逾越这个巅峰――它太完美了,以至于后来的一切都被称为“复制品”。跳开来看,而后发行的《A Day At The Race》《News Of The World》以及《Jazz》都是精品之作,但在人们的心中,它们只能存在于《A Night At The Opera》的阴影下。

  尽管如此,这三张专辑还是诞生了很多经典之作,其中《We Are The Champions》和《We Will Rock You》无疑是Queen传唱度最高的作品(相信很多中国乐迷都是由它们认识Queen的),他们出现在无数的体育赛事、广告中,也在大多数人眼中成为Queen的标志。

  在此需要特别说明一下,在笔者写此文之前,国内所有有关Queen的介绍都别有用心的说“富有同性恋色彩的乐队”“放纵奢靡”等等。不错,主唱Freddie确实是双性恋,但拥有同性恋成员的乐队不胜枚举,例如The Police和U2(贝司手Aadam Clapton),同性恋歌手也不少,如Elton John,David Bowie,George Michael,唯独轮到Queen,就因一个成员的身份给整支乐队贴上“强烈同性恋色彩”的标签,实在荒谬之极。的确,个别歌曲中确实含有一定的暗示色彩(如《God Old Fashioned Lover Boy》),但因为个别案例就想当然的认为Queen的音乐都是同性恋赞歌,着实欠妥。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对《We Are The Champions》的理解,说什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QUEEN那首关于同性恋的赞歌We Are The Champions却成了弘扬体育精神和奥运冠军的经典庆贺曲目”,Freddie当初的创作初衷便是组曲,即使有个人色彩,也是一种希望得到一视同仁的抗争,何来赞歌之说?Freddie一生都希望不因自己的gay身份受歧视,而某些资料对他的歪曲甚至污蔑,若他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从另一个角度来说,Queen音乐内容极为丰富,其余三位成员也都才华横溢,那些一孔之见不仅是对Freddie的侮辱,更是对Queen这个团队的不尊重。

    Queen早期作品以不使用合成器著称,然而那些绚丽多姿的歌剧效果又是如何制作的呢?这就又要提一下那两位理科高材生――吉他手Brian May和贝司手John Deacon了。这二人不仅在音乐上有着过人的才华,在机械制作方面更是一流。Brian那把几十年如一日的红黑吉他Red Special是他自行制作而成的(据说最初的材料是家中的门板),Red Special音色特别,Brian操持的得心应手,它不仅成为Brian May的一个标志,后来还专门成立了吉他厂牌。除此之外,他还制作了Treble Booster Pedal(高音升压踏板,用于完善高音部音色)。电子工程系科班出身的John Deacon更厉害,他用一堆废弃的晶体管拼装的神奇功放Deacy Amp为Queen音乐艺术声效立下了汗马功劳。Treble Booster Pedal与Deacy Amp后经改良诞生了录制套组Vox Brian May Special,后来也作为独立产品发售。这个套组,加上Vox AC30(一种音响模拟效果器),以及摇滚三大件,便是Queen华美音效的全部家什了。

  在录制方面,Brian May一般采取多个音轨叠加录制的方法,他们对于录制效果也非常精益求精 ,《 Bohemian Rhapsody 》的创作时间仅花去Freddie Mercury15分钟,后期制作却花去好几个星期!在那个没有先进录制技术的时代,Queen以严谨的态度拒绝了快捷但缺乏真实感的合成器,以自己的发明与努力做出了永载史册的音乐,这一点很值得当今很多花样繁多,却心浮气躁的乐队学习。

低潮

  80年代是Queen音乐上的一道分水岭。首先,Freddie剪短了之前的卷发,蓄起了漆黑的胡须,演唱会上的着装也从之前酷似芭蕾舞服的紧身衣,换成了男士外套甚至背心。另外,鼓手Roger Taylor和贝司手JohnDeacon也都剪去长发,一改以往阴柔气质。唯一没怎么变的变是吉他手Brian May了,他的一头“蘑菇云”直到今天还是老样子。

  比形象上的转变更大的是Queen的曲风。Queen之前一直讨厌朋克,在歌曲《We Will Rock You》与《Sheer Heart Attack》中都有讽刺Sex Pistols的味道。然而,它们都没抵挡住80年代流行舞曲风潮的袭击。

  总的说,这个时期Queen内部分为两个阵营。Brian和Roger坚持金属风格,John却对pop、funk有着浓厚兴趣,Freddie是站在John一边的――他本来就是灵魂歌后Aretha Franklin的忠实歌迷,对Michael Jackson也颇为赞赏。在这种局面下,乐队在80年代先后发行了《The Game》《Flash Gordon》《Hot Space》《The Works》《A Kind Of Magic》《Live Magic》《The Miracle》7张专辑。

  这些专辑裹挟着浓厚的舞曲气息,原本清晰的鼓点模糊了,歌曲旋律也越来越讨巧上口。Freddie的嗓音大不如前,酒精与香烟(包括少量可卡因)将他原本清澈光润的嗓子变得有些沙哑,声音中内在的张力也磨损不少。总之,它们的确不如Queen70年代的那些作品了。不过媒体对此的恶评如潮,其实也过于夸张,这几张专辑无论如何也没有评论中那么一无是处,仔细看来,它们不但诞生了《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Radio Ga Ga》《I Want To Break Free》等优秀作品,也产生了些新的东西――吉他手Brian May的数首作品倒是出奇的悦耳,不过很遗憾,这一点在一片恶评中被忽略了。

  不过,有些批评也不无道理,至少对《Flash Gordon》说来,批评毫不过分。1980年,英国名导Mike Hodges找来Queen为科幻电影《Flash Gordon》制作配乐,Queen决定做个尝试。非常遗憾的是,这次尝试的成果是一张堪称Queen最差作品的专辑,为了配合电影科幻娱乐还有些傻呵呵的风格,以不使用合成器著称的Queen居然开始使用合成器,而且很显然,他们倒腾出来了一堆完全不符合Queen水准的音乐,那种带有劣质科幻大战模拟音的空洞端子令人失望透顶。专辑销量也遭遇前所未有的滑铁卢。

    《Flash Gordon》仅是Queen低潮期的开始,而后专辑销量的下降,是的Queen在1982年决定临时解散,Queen的各个成员业发展起自己的事业,Brian May和Freddie Mercury都发行了个人专辑,Roger Taylor也组建了乐队The Cross并担任主唱。这一时期,三位成员皆有不俗成绩,但与Queen乐队的辉煌相比,还是不值得一提。

在经过10年的长期稳定合作后,Queen决定1983年全年不进行任何现场演出。但在这期间Queen仍然在洛杉矶和慕尼黑的录音棚里录制了一个新专辑。

1984年,他们发行了第11张专辑The Works,该专辑包括《Radio Ga Ga》《 Hammer to Fall》 和《I want to break free》这几首热门歌曲。Queen也在当年开始了巡回演出。

1985年的Live Aid成为一个契机,Queen重聚了。Live Aid中Freddie的风头盖过了所有人,Queen在那场经典义演中的表现,也成为其低迷80年代一个可贵的亮点。

  纵观Queen的80年代,可以体会到俗话“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贴切。尽管专辑成绩欠佳,Queen的一系列演唱会却大放异彩,他们用事实证明了,他们是为数不多的拥有无敌现场的乐队之一。Queen70年代演唱会不多,值得一提的是1974年彩虹演唱会。诡异幽暗的灯光,精致的服装,尚且年轻的四人旺盛的活力都显得这场演唱会无比唯美。而Queen80年代演唱会却更为出彩。

  Freddie此时的嗓音状态已不如从前,演唱会上高音部全部做降调处理(鼓手Roger Taylor的高音倒是飙的肆无忌惮),但这丝毫未减损他的风采。Freddie Mercury,这个私下里有些腼腆的男人仿佛在舞台上才能找回他另一个自己――疯狂,妖娆,富有表现力与无限的活力,可以一次次掀起全场狂潮――这些在Queen的几场著名演唱会Live in Wembley,Live in Budapest都有体现。这一时期,他们在亚洲、南美也都进行了大规模巡演,比如Magic Tour,We Will Rock You等等。可以说,Queen八十年代的LOGO便是Freddie Mercury高举话筒的样子。

  1987年,Freddie Mercury与西班牙著名女高音Montserrat Caballé在巴塞罗那的拉尼特音乐节上共同演绎了经典曲目《Barcelona》。这首歌由Freddie所做,完美的融合了摇滚的激昂与美声的高贵唯美。这位张扬的摇滚主唱破天荒的穿上了蓝色的礼服,与Caballé携手演唱了它。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原本要将《Barcelona》定为该届奥运会的主题曲,但由于Freddie在1991年便与世长辞,临时取消了这一决定,这引起Queen歌迷的强烈不满,Caballé本人也决定拒绝出席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开幕式。然而,多年以后的无数次最佳奥运歌曲评选中,《Barcelona》都名列前茅――所有人已然将

总结皇后乐队(英语:Queen)是70年代英国一支杰出的华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皇后乐队(英语:Queen)是70年代英国一支杰出的华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