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常殿泉(常殿泉书画作品)

常殿泉,男,汉族。1948年生于黑龙江省明水县。当代著名画家、书法家、美术教育家、国学大师。

简介

当代中国书画艺术代表人物,黑龙江省中国书画教育事业奠基人。擅山水、花鸟、走兽、人物、书法、篆刻,兼通画史、画论;精音律,通诗词。

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研究员。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花鸟画协会会员、黑龙江省诗词协会会员、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会员。

代表作品:《东风残雪》、《鸟儿问答》、《戏梅》等。

著有《殿泉画集》、《殿泉绘画》、《常殿泉国画作品集》等。

人物概况

常殿泉,男,汉族。1948年出生于黑龙江省明水县。中国当代著名国画家、书法家、教育家、国学大师。中国书画艺术杰出代表,东北地区中国书画教育事业奠基人。

常殿泉

画风细腻,能工擅写。山水、花鸟、走兽、人物、书法、篆刻无一不精。且懂音律,能抚琴,诗词歌赋无所不能。

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中国民族文化促进会研究员。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黑龙江省花鸟画协会、黑龙江省诗词协会、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会员。现已从明水县文化馆馆长岗位退休。自少年时期就刻苦学习书画知识,熟练掌握了传统中国书画论和技法。1965年创作的中国画《新的一课》在全省画展展出。1970年被选调入明水县文化馆从事书画创作和辅导工作。为了进一步提高技能,多次参加国家及省市开办的研修班进行深造。得到国画泰斗孙其峰、崔子范等书画名家的亲自教授,学习期间绘制的习作得到高度赞扬。在致力于艺术普及工作中,培养出众多书画人才,有多人考入高等美术院校,有的从事教学研究和专业工作,有的成为学有所长的美术家。

常殿泉对于传统艺术执着追求,苦练内功,博学多才,业精于勤。娴熟的书法为画作营造意境;古朴的诗联为画作增添典雅;娓婉的琴声为画作生发韵律;淡雅的笔墨为画作独具匠心……众人品画,啧言称羡,雅俗共赏。几十年的创作生涯形成了传古承今的独有特色。回首埋头笔耕的心路历程,展现给人们的是美丽多姿的辉宏画卷。大量作品的创作成功,丰富了画家本人及社会的艺术宝藏。众多作品被各级领导、各界名流及海外人士收藏。许多佳作赴全国各地参展,更远赴欧美、东南亚等国家及港澳各地区巡展。巨幅作品被省内外党政机关团体、事企业单位争相收藏、陈列。

1982年3月 工笔画《东风残雪》获黑龙江省书画大赛金奖

1985年1月 工笔画《鸟儿问答》获黑龙江省美术作品比赛一等奖

1988年9月 工笔画《戏梅》代表黑龙江省赴北京、杭州巡展并获特别奖。

1989年1月 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家人名大辞典》

1998年7月 出版《殿泉国画》

2009年6月 出版《殿泉画集》

2010年7月 创作的工笔画《金陵十二钗》系列,受到中国红楼梦学会、黑龙江省红楼梦学会及专家们的肯定和赞扬。

专家评价

名家题字

著名美术编辑张戈为常殿泉先生新书《殿泉画集》题字。

《殿泉画集》序

(一)

寂寞是宝 勤奋成金

欣闻老友常殿泉先生要出版画集,让我写几句话,我是愿意的。常殿泉先生是我少年时代的同学和伙伴。读小学时,酷爱美术的同学自发组织了“美术学习小组”,殿泉即在其中。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那年月学画条件极差,半部《芥子园画传》是大家最珍贵的范本,轮流借阅、临摹。县文化馆、书店、电影院是我们学习活动的主要场所,课余的油灯下是我们画画的天地。功夫不负苦心人,1965年我们的中国画双双入选省工农兵美展。自我参军离开家乡之后,就很小能在一起画画了,但我每次回家乡探亲就会看到他的一批新作。

殿泉先生是位工、写皆能,花鸟、走兽、人物、山水兼擅的画家。他儒雅而具文心,笔下作品多有书卷气。对祖国优秀的绘画传统研习尤勤,并有自己的见解。在那“以西画改造中国画”,创新、求怪的叫喊声中,他始终坚定走自己的路,不为时髦理论所左右,表现了一位画家对民族文化的深刻认知和自信。

当今画坛,人心浮动。以画价标准评判艺术优劣,“风雅”之士推波助澜。为争虚名不遗余力。 自我吹嘘,自我包装,沽名钓誉都随处可见。君不见,江湖市井派们,将祖国优秀的书画艺术变为杂耍,表演于街头巷尾。“江南一枝竹”、“江北一只猫”、“牡丹王”、“钟馗王”充斥市场;自命“实力派”、“大师”、“泰斗”者比比皆是。余任天老先生有诗云:“一艺功成岂偶然,人工天分两相连。还须滋养源头水,寂寞楼居四十年。”由此我想到老友殿泉先生,一位自幼酷爱书画,一生苦苦为之求索的人,不计名利,甘于寂寞,在基层文化馆研究创作,教书育人。如今,花甲之年,可谓硕果累累桃李满天下矣。艺术人才的成长,亦与自然界植物生长同理,一年之中各季节护理得当,秋后自有好收成。急于求成,只说不干,拔苗助长,只能适得其反。我一贯认为画无新旧之分,只有优劣之别。以新、奇、怪充好的现象不会长久下去的。我们崇尚传统并非要做古人的奴隶,而是要掌握古人的优秀笔墨技巧,高雅的精神境界,然后再深入自然生活,师法造化,写心造境,惨淡经营。如此,才可能有好作品问世。

吾友殿泉先生是实践了这一艺术规律的,因此他才喜获今日之成果。愿殿泉先生能总结自己的实践经验,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以回报于社会,启示于后人。

孙原太

辛卯之处暑于淮上嚼梅馆

(孙原太,号北原。为中国大地画会副理事长,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殿泉画集》序

(二)

墨色鲜华 如沐春风

见画如见其人。我与常殿泉先生素不相识,又未曾谋面,但一看到他的画,便 有一种一见而动情,再见而倾心的亲切之感。看他的画,如沐春风,润物无声。俨然一位性情宽厚的长者。宽厚者,其画风必须也宽厚,也正因为宽厚,所以不专师一家,博采众长。因为博采众长,他的画中蕴含了无比的丰富性。以他的淡泊、旷达的人生观和不同凡俗的性格,在绘画上有了创造性的发展,以他的勤奋与天赋,在绘画领域中完成了一次自身的历史性跨越,而自具匠心的画风臻于形成。

常殿泉先生长期从事基层文化工作,他的艺术活动领域也较为广泛。勤奋向艺,不忘修文,形成了较为全面的艺术修养和深厚的人文根基。不仅在绘画上卓有成就,而且精书法,善诗词,能撰联,功底深厚。所以,他的绘画具有他人所无法具备的优势。浓郁的人文意韵便成了他绘画中的深层主题与核心内容。

他的一幅取材于苏轼《前后赤壁赋》的精品力作,就很好的表达了一种人文意念。明代艺人王叔远一枚长不盈寸的桃核上,雕刻了苏轼与友人泛舟游赤壁的情景。魏学伊观赏了这件绝妙的核舟艺术品,惊叹不已,便援笔写了脍炙人口的《核舟记》。核舟雕刻巧夺天工,魏氏的记文生动传神,宛如目睹。常先生受此启发,运思创作此图。这样的绘画创作本身就具有典型的文人性。要将赏读《核舟记》的感想和赞叹之情表现出来,又要体现苏轼二赋的意境,这是一种高难的选择。常殿泉先生把此图画得无比壮丽,着笔用精细的工笔画法,上部足足二分之一画积画两只仙鹤,奋翅高飞,体志优雅,神情生动。切合《后赤壁赋》中仙鹤“翅为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的情景。仙鹤的羽毛都一片片、一根施出,一丝不苟。按照事理来说,如此高空飞舞的仙鹤是看不清它的细部的,但中国画的哲理要求是将理想与现实、美性与理性巧妙结合,非得把羽毛画得无比清楚,才觉得精彩过瘾,百看不厌。画家深谙此理,才作此合乎艺理的描绘。画面下方是写”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赤壁泛舟。江水翻卷,一舟茫然,舟上五人,衣饰神情,精勾细描,纤毫毕现。众人仰望仙鹤的神志,成为这一画面的绝妙画眼,给人一种辽阔高远的超脱之感,诚为不可多得的大手笔。整幅画若论形神之生动逼真、场面之气势磅礴,细部之精工和整体之豪放,可以说是令人叹为观止。这是常先生精心创制的力作,堪称他工笔画创作的代表。

东北的齐齐哈尔是鹤的故乡,常殿泉先生对画鹤情有独钟,精致、生动、传神,有古代画鹤名家薛稷、赵佶的遗风。他对自己故乡的鹤有长期精细的观察和深切的体悟,描绘自然真实,在艺术表现上的功力很深。南宋邓椿《画继》中评述宋徽宗画的《筠庄纵鹤图》,”或戏上林,或饮太液,翔凤跃龙之形,擎露舞风之态,引吭唳天,以极其思,刷羽清泉,以致其洁,并立而不争,独行而不倚,闲暇之格,清迥之姿,寓于缣素之上,各极其妙。”我看常殿泉先生画鹤就有如此的神态和意韵。

精致雅丽的工笔风格是常殿泉先生的一大擅长。他画的东北风物白菜,堪称他工笔画中的一绝。他的一幅《白菜双雀》非常别致。其白菜的茎叶丝丝缕缕都纤毫毕现,体物工细,描写细致,入微入妙,其勾线设色,曲尽其态的活笔,耐人咀嚼。两只小写意的麻雀,一上一下,或转头右顾,或侧身下俯,两两呼应。画面的主体一下子把我们带入到动静有致的生物情景之中,其艺术的生机活力尽在画意之中。画面的空间感也很丰富,白菜旁点缀着两组数量不一的蘑菇,主次分明。右上方下贯的春枝和左边的野花使得全图条贯流畅,脉络清晰,与白菜、双雀一起造成了构图错综的艺术效果,运思匠心慎密谨严,令人寻味不已。

我以为常殿泉先生的这一类工笔画,既有传统的形态,又有时代气息,这是一种融合。这种融合来自观念,来自对生活的理解和体悟,来自对绘画传统形式的思考与掌握,也来自文化修养的滋育与启迪。这种身边小景的画更适合抒情性的表现,工笔画要能将物象的灵性用精致的语言表现出来,需要有足够的人文智慧。画史上元代的湖州画家钱选(字舜举,号霅川翁)在这方面做得很出色。他的那些清新雅致的折枝花,用笔设笔自由自在,似乎看不到工笔画中那种常见的工序性,那些淡雅的花不事声张,却散发着隽永的光芒。钱选把工笔画中的写意性表现得非常自如、出色。常先生的这一类画非常接近钱选的路子,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在前面说对常先生的画“动情”、“倾心”的真实原因。因为我对同邑先贤钱舜举的画非常喜欢和仰慕。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常先生的掌握出很到位。

常殿泉先生是东北人,但在他的水墨画中,表现出了一种非常江南的味道,墨色鲜华、湿润滃郁,水份很足。他的用笔干脆明快,一气呵成,具有很强的写实功力 ,一笔下去物象的形态就被掌控得很准确,看似不经意,实则笔笔精到。他的水墨写意画(工笔画也是如此)好象着意在强调一种雅淡的风神。除了在表现物象节点的几处有极少的浓笔提醒外,满目都是淡墨、淡色,有时甚至淡到似有若无。这种雅就是在淡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水墨画的表现上,常先生的运笔走线很理性、冷静,构图、用笔都很讲究、谨严。空间色(墨)块和墨线的分布、主次、大小、长短、疏密、轻重、徐疾,无一笔可有可无,竭尽简炼、精到之能事。《松江之富》画的是江南的典型风物——鳜鱼。唐人张志和《渔父词》中“桃花流水鳜鱼肥“的意境嫣然而出。画中的鳜鱼在水中畅游,就是用淡墨的湿润感通过湿中带干的墨笔获得再现,神采奕奕,呼之欲活。微带墨青的湿笔画出的枝叶,将水气,阳光以及湿润的空气都呈现在观者的眼前,不枝不蔓却神完意足。其它的水墨画也都有类似的表现。常殿泉先生这种雅淡的风神,是他不随凡俗的性格,宽厚的性情和淡泊的人生态度所决定的,这也成了”画如其人“的一个最好的注脚。

常殿泉先生涉及的绘画领域比较全面,不仅工写兼擅,而且在人物、山水、花鸟、走兽诸画科中均有收获。这种多能多向的探索、实践,为他日后在绘画领域作更深入的开拓筑下了坚实的基础。可以看出,画家的修养全面,才能广泛,而对画艺又深有专研,在今后的中国画创作中定会取得更大的建树。

我们期待着,并预之为祝!

马青云

2011年9月20日 于湖州云溪

(此序撰写者为湖州市写作协会副会长、浙江省书法协会会员、著名艺术评论家、吴兴画院理论组成员)

自我评价

常殿泉为《殿泉画集》所撰后记

结文缘而近雅,求共赏而通俗。我本俗人,家居偏野,习画数十年未成大器,每有途遥识短,地僻心宽之叹。迎合民俗欣赏习惯作画,非本意也。

昔年有幸,曾就学于冰城,深得同侪学友赞誉,先生褒奖鼓励:“汝子勤勉,敏而可教,期以十年必有大成。”惜乎!岁月匆匆,三十余年过去,一事无成,依然固我。可见禀赋不佳,虽师友启导亦难登高格。资质愚钝,得名家点拨也难臻化境。每拜读“巨匠”及“实力派”创新之作,犹牛耳听琴。惟觉其貌离而神不和、似非而形不是。即便心有取舍,又岂敢更作妄评。近年来,也曾邯郸学步,奈何无缘借枕,终究好梦难成。只为自身艺术境界低下,咎在自家,又何怨之有?

平生涂鸦无数。为避敝帚自珍之嫌,凡有索画者,则毫不悭吝,皆慷慨赠之。故寒斋箧内,残存业已无多。今从中筛选百余件,奖其辑编问世,以待众评。此时心忐忑,情怯怯,忆早年打油诗,恰为自况。诗曰:粗识几字近文盲,岂敢涂鸦任笔狂。画有不足多空地,才无半吊尽荒唐。临池落黑缺时韵,泼彩谈诗欠古香。我今持此凭人阅,恐把方家笑断肠。家本清贫羞囊如洗,得成此集,仰仗书画界各位师友及本集策划诸同仁。感愧之余诚致谢意。

  

总结常殿泉(常殿泉书画作品)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常殿泉(常殿泉书画作品)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