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左泥(左泥板)

左泥,江苏泰兴人。1941年在上海商业界供职,1949年后历任上海市江宁区团委、区委及静安区委办公室干部,上海作协《上海文学》、《收获》编辑部编辑,上海文艺出版社文学编辑,《小说界》编辑、副主编,副编审。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人物简介

左泥,江苏泰兴人。1941年在上海商业界供职,1949年后历任上海市江宁区团委、区委及静安区委办公室干部,上海作协《上海文学》、《收获》编辑部编辑,上海文艺出版社文学编辑,《小说界》编辑、副主编,副编审。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个人经历

郎慕中与左泥相交、相知,已半个多世纪。五十年代,都曾在同一个区级机关工作。喜欢他写的小说。他引导郎慕中向《上海文学》和《收获》投稿。

1965年金秋,郎慕中参加《收获》和《上海文学》联合举办的“创作学习班”。他们二十多个年轻人,掮着铺盖到上海作协报到,住在作协西厅。作协领导对学习班十分重视。巴金、魏金枝、吴强、肖岱等亲自给我们上课,谈创作经验体会。左泥负责具体辅导,常常忙到深夜才回去。

不久,“文革”开始了。作协成了批判重点,他们这些与作协刊物有点关系的业余作者,每次也都参加作协的批判会。

?一个风雨如磐的下午,作协大厅里,造反派召开狠批文艺黑线大会,批判席上站着一群知名作家,其中一位白发苍苍老人,就是他们平时最敬爱的魏老(魏金枝)。一个造反派蛮横地按住他的头,要他认罪。70多岁高龄的魏老已被折磨了整整一下午,老人立脚不住,往前一冲,一跤跌在地上,碰得头破血流,人们都敢怒不敢言。散会了,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外走,有人拉了郎慕中一把,回头一看是左泥,他悄声对我说:“你等一下,我到厨房去借辆黄鱼车,我们一起把魏老送回家好吗?”郎慕中连忙点头。等人走散了,我把魏老扶到椅子上。这时,天暗下来了,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魏老家在距作协很近的愚园路愚谷村。他们把魏老送到家里,出来时,心里都像压着一块沉重的石头,谁也没有说话。

左泥

1978年,左泥已从五七干校调回文艺出版社。一天郎慕中去看他,他刚从北京出差回来,告诉我他正在编选一本1957年反右期间被定为“毒草”的作品集《重放的鲜花》,我不由暗吃一惊。经过这一个接一个的运动,知识分子都已成惊弓之鸟了,左泥怎能冒这个险?果然阻力很大:有的右派帽子虽摘了,但未平反;有的帽子还戴着,监督劳动,怎能出版他们的文章;还有一位大人物这样责问:“《重放的鲜花》中收的是不是都是鲜花?”然而《重放的鲜花》出版了,这不啻是在文学、艺术界的一颗重磅炸弹,如惊蛰的春雷,预告大地的复苏。

各界评价

?左泥是位作家和资深编辑,他为人善良、正直,对事业的执著追求,令人敬佩。

?左泥一生平淡自尊,具有智者的风度,强者的胸怀。他孜孜不倦,心无旁骛,长期从事文学出版工作,作出了相当的成就。他曾编发过《源泉》、《海岛女民兵》、《艳阳天》和《百年巴金》,在文坛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此外,左泥笔耕不断,发表了不少文学作品和评论,出版了《地摊集》等。

孔子说一个人应该“敏行讷言”,左泥正是这样,他的一生决不会像流星一闪而过。他的墨宝和心血会永留人间。

总结左泥(左泥板)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左泥(左泥板)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