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山本常朝(山本常朝 赤穗事件)

        山本常朝(1659年7月30日 – 1719年11月21日)是日本江户时代的武士、《叶隐》的作者(口述者)。通称神右卫门、俳号为古丸。

简历

  1659年(万治2年)生于佐贺城下片田江横小路(现佐贺市水水江二丁目),为当时已届七旬的佐贺藩士山本神右卫门重澄之次子。母为前田作左卫门之女。生而体弱,常认为自己“水汽不足”、“阴干的那样”。初名松龟。幼时,父亲经常教诲他“长成大刚者,才必有高用”、“假笑,就会成为不敢正视对手的卑怯者”、“无论如何都要成为刚者”、“武士无食,也要剔牙”、“修补裙摆可粗心大意”等等作为一个武士的思想操守。父亲刚强的性格的对武士操守的坚持,对日后的常朝产生了很大影响。不过,父亲做的就只有对他如是说教,日常的教育则由其内侄们负责。9岁时,因为父亲的照顾,成为锅岛光茂(佐贺藩第二代藩主)的侍童,以后一直忠心地侍奉藩主长达33年。
  11岁时,父亲以81岁的高龄辞世。14岁时被任命为光茂的“小姓役”,即时藩主身边侍奉的童子,同时改名为市十郎。延宝6年(1678年)20岁时,又改名为权之丞,开始从事以御傍役之身份担任“御书物役”。
  不过,权之丞一直都没有得到光茂的重用,意味着“武士梦”碎,也被免去了不错的“御书物役”的职位。失意之际,他遇到了影响他思想的老师——湛然和尚。他前往位于佐贺郡松濑的华藏庵拜访了湛然。湛然曾任锅岛家高云寺的第十一任住持,因村了和尚被判斩首,湛然求赦无果而移居松濑。权之丞向他学习了佛道,他并于21岁由湛然和尚按照佛法进行了“血脉”(师父为弟子进行法灯礼仪)和“下炬念诵”(即生前葬仪之仪式)两个礼仪,并为他起了旭山常朝的法号。湛然认为,人生最重要有4条,包括“武士道”、“忠于主君”、“孝顺双亲”和“慈悲之心”。向他学习佛道的权之丞深受涵养。其中,《叶隐》之中强调的慈悲心就源于这时期的修行。
  之后,权之丞拜访了在下田(现佐贺县大和町)松梅村闲居的石田一鼎。石田是神道、儒学、佛道的学者。他与湛然一样,特别强调“忠于主君”(和儒家思想中“忠君”的伦理一样),并以儒学的刚强陶冶了当时的权之丞。这对日后《叶隐》一书的内容也有很深的影响。
  天和2年(1682年)6月,时年24岁的他与山村六太夫成次的女儿结婚,同年11月担任御书物役。28岁时,在江户被任命为书写物奉行以及京都御用之职。33岁回到佐贺藩之时,再次被任命为御书物役,同时承袭了父亲“神右卫门”之名。
  5年后,即元禄9年(1696年),常朝氶被任命为“京都役”。此时他为了醉心于和歌的光茂取得《古今传授》一书,乃解释和传授古今和歌集的秘传,而出外奔走。取得《古今传授》一书之路并不易走,但常朝终于于元禄13年(1700年)取得了它。隐居后因重病卧床度日的光茂对此感到又惊又喜,自此对常朝大为赏识。

隐居及晚年

  同年5月16日,时年69岁的光茂逝世。这使正值42岁,已服待光茂超过30年,并对其许下“这家我一人能承担”的承诺的常朝感到十分伤痛。由于当时不许剖腹殉死,伤感的常朝决定出家。3日后,即5月19日,他在高传寺由了意和尚正式受戒和剃发。然后,7月初旬在佐贺城以北10公里的山地来迎寺村(现佐贺市金立町)黑土原的庵室“朝阳轩”中展开了隐居生涯。
  一直都仰慕常朝的田代阵基终于在10年后(宝永7年(1710年)见到了他。二人交谈甚深,而田代就将常朝就武士和当时社会的口述观点的笔记集结成书,以“叶隐”为名,并于享保元年(1716年)9月10日完成了共11卷的《叶隐闻书》。鉴于口述笔记缘故,《叶隐闻书》夹杂大量古代日语及口语,使翻译工作变得相当困难)。
  其后,朝阳轩成为了宗寿庵,供养着光茂;加上考虑到要为自己选定墓地,正德3年(1713年),常朝移居至黑土原以西约11公里的大小隈(现佐贺市大和町砾石)的一个庵。翌年5月,他为川久保领主神代主膳(光茂七男、后来佐藩五代藩主锅岛宗茂)开始撰写有关藩主之心得《书置》,于5年后呈上。
  隐居深山已达20年的常朝终于在享保4年(1719年)10月10日逝世,终年61岁。墓地位于八户龙云寺。年幼时,曾有医治他的医师指他活不过20岁。

史料

  出家后的常朝将有关父亲重澄和祖父[[中野神右卫门清明的生平细节制作成一本详细的年谱,也在自己死前2星期完成了有关自己的一本详尽的年谱。该本“年谱”已于日本叶隐研究会的刊物《叶隐研究》第2期刊登。

山本常朝

总结山本常朝(山本常朝 赤穗事件)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山本常朝(山本常朝 赤穗事件)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