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孙默斋(孙默斋墓传说)

孙默斋是“三女贵”堂兄 孙默斋墓不是“三女贵”墓 孙默斋员外在史实上并非“三女贵”之父,是堂兄长。笔者多次走访西林孙的老者,西林村的孙崇礼、孙扬等老者说:眠龙山坡的孙默斋墓,西林人从来没把孙员外墓称作“三女贵墓”,因为默斋员外是西林一房人,三女是三房人。后又考查了康熙年代编的《孙氏族谱》,记明始祖梅公(淑谨),单传至五世分开五个房,一仲远二仲基、三仲日兄、四仲与、五仲昕。

简介

孙默斋(1471—1541),名浩,字有庆,广东省潮安县人。孙志和子,郡庠生,官将仕佐郎,为族领袖,岁入三万石,慷慨好施,筑修东凤堤等处,寿七十一,生明成化辛卯(1471年),终嘉靖辛丑。与夫人林慈烈葬于弱水院埔,其墓尚存为市级文物。孙默斋是当时西林乡族长,与三女是同辈份,虽实无三个高官女婿,所生二子却都结下官宦姻亲,长子孙希孟娶海阳县水美村大理寺少卿吴一贯之女,次子孙思孝娶揭阳县仙桥翰林郑一统之女。

轶事

相传孙默斋膝下无男,仅生三女,但却招了三个显赫的女婿分别为:大女婿是明兵部尚书翁万达,二女婿是明工部侍郎陈一松,三女婿是明嘉靖年间状元林大钦。故有“三女贵”之称。1987年孙默斋墓被列为潮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传说翁万达、陈一松、林大钦是同学,翁万达与孙家大小姐、陈一松与孙家二小姐虽定亲已久,但孙默斋以翁万达不知茶水中有几成水工(公)、几成水母,陈一松不知天有多高为由,不让他们迎娶,故他们长吁短叹、无心读书,林大钦知情后决心为兄解忧,亲上孙府解答这两个天大难题。

机会终于来了,孙默斋生日时,叫仆人送来一请柬,请翁万达和陈一松去赴宴,他们一看上面写着:食尽牛头肉,借刀杀猪烹,传书人未到,有言寄丹青。翁万达和陈一松认为柬上没写上时间,不去也罢。林大钦说:牛去头成午,猪属亥加借刀旁是刻,传字去掉人旁就成专,言寄丹青都是请。但他们还不想去。林大钦决定代他去,他写了一对联:“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孙默斋一见大喜,马上捧为上宾,此对联也流传至今。由于林大钦在龙湖当过教师,故孙默斋敬他坐上席,而族长算为本家。倒坐下座,族长不服,作为想难为他:鼻孔子、目朱子、朱子为何孔子上?(朱子喈朱熹,说朱熹怎能在孔子上位)林大钦见他倚老卖老,便对曰:眉先生、须后生、先生不及后生长!(以族长须长于眉毛而作)满座叫绝。

酒席结束后,孙默斋知林大钦是陈一松和翁万达的学弟,而且才高北斗、学载五年,便很客气的冲茶请他,林大钦喝茶时发现水略有咸味,便说:员外,看来贵府饮用之水,定受潮水影响。明代海潮涨时可到湘子桥下,沙溪地在潮州西南五十里处,海潮也掺进当地溪水,故孙默斋说水中渗有海水。林大钦问约有多少份量,孙员外说约有三成。两人在大厅对坐时,看见门前有一枝旗杆很高,林大钦便问:员外,你看这旗杆有多高?孙默斋不知是计,便说有半天高,林大钦心中暗喜!茶过三巡,林大钦讲明来意,要为二位学兄催亲,孙员外说:秀才有所不知,万达和一松虚有其名,不知天有若高,水有工母,我既把女儿许配给他们,也不反悔,只要他们一天不能回答此题,我便不让迎亲。林大钦说:万达兄托我禀明员外,贵府食用之朋,是三成水母,七成水工,本来我也不相信,但听员外刚才说三成海水,海由水,每组合,每由人母组成,故算为水母,江字由水工两部份组成,故为水工。孙默斋无言可对,只好应允,潮州俗语:“有予(准备)擦(制服)无予”喻有备可胜,源出于此。还有“三成水母、七成水工——半咸淡”喻不纯净,也来源于林大钦之机智。

当下林大钦乘胜追击,还说:员外,我学兄一松也托我来禀员外;天是二枝旗杆高,我本不信,是听员外刚才说那旗杆有关天高,方知我兄早有成竹在胸,只羞于开口而推说不知。孙员外听得目瞪口呆,便答应陈一松也可迎娶。又知是林大钦套出他的话,便夸奖其机知盖世,把第三女儿许配给他。后来他们赴京都考中进士,潮州俗语便有“一门三进士”喻贤以类聚,“三女贵”喻岳父慧眼,皆源出于此。

孙默斋

总结孙默斋(孙默斋墓传说)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孙默斋(孙默斋墓传说)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