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吉良义央(吉良氏)

吉良氏早在室町时代便是身份显赫的名门,更有“下马众”之称,即其他大名在路上遇见他们时,必须得下马以示尊敬,其地位相当于江户时代的御三家。不过随着室町幕府的灭亡,吉良家也走向了衰落,后来吉良上野介的曾祖父吉良义定出仕德川家康,也仅得到了区区二百石知行。义定之子义弥以关原之战的战功获封三河吉良庄三千二百石,地位上升为旗本,庆长十年(1605)德川秀忠继任为幕府将军时,义弥正式以高家的身份参与了诸多礼仪仪式,并叙任从四位下左近卫权少将。

人物简介

义弥之子义冬继承了父亲的官位,还获得上野国一千石领地的加封,在四代将军德川家纲的撮合下,他娶大老酒井忠胜的侄女,生下了后来的上野介义央。这位高家吉良氏以及四千二百石知行的继承人于宽永十八年(1641)降生于江户,十三岁时第一次拜谒将军家纲、十七岁时叙任从四位下侍从、二十三岁时晋升到从四位上、二十八岁继任家督、到四十岁时终于和父、祖一样做到了左近卫权少将。由此可见,虽然上野介的知行远不及浅野内匠头,但官位和身份却远较后者为高。

影视形象

在传统歌舞伎《假名手本忠臣藏》以及诸多影视作品中,吉良上野介无不以贪得无厌、作恶多端的面目出现,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定性为“恶人”的家伙,却在自己的领地三河吉良庄施行了“黄金堤”、“富好新田”等善政。

人物生平

贞享三年

吉良庄因位于矢作古川流域,每年洪水泛滥,领民苦不堪言,于是上野介在贞享三年(1686)组织人力筑起了一条宽、高各四米、长一百八十米的长堤,就此挡住洪水,领内年年丰收,领民因而把它称呼为“黄金堤”,因其是在短期内筑成,也有人夸张地称其为“一夜堤”。不过,这条黄金堤对于邻藩而言却是一条灾祸堤,由于水文状况被强行改变,附近区域都遭了灾,邻近吉良庄的西尾藩主土井利长就多次向上野介提出抗议,不过由于后者身份尊贵,一切都归于罔效。

元禄元年

另外,吉良庄的新田开发始于元禄元年(1688),其间因资金匮乏而一度中断,后来上野介慷慨解囊,工程方于元禄十年最终完成,由于恰好这一年里上野介之妻富子的眼疾痊愈,故此又称“富好新田”。富好新田总面积约九十八町步,巧合的是,其中也有十五町步为盐田。不过吉良庄的盐田事业起步较晚,至富好新田开发完成后,总面积也只有四十町步,与赤穗藩的二百三十町步不能同日而语,而且其生产方式仍是老式的“扬浜盐田”,涨潮时无法作业,故而生产效率也远不如赤穗盐田。

因为吉良上野介曾自掏腰包在领内做过几桩善政,平素也没有留下什么压榨领民的不良记录,所以吉良庄的人民始终对他心怀感激,甚至在其被杀以后仍为之打抱不平[1]。不过,他作为高家笔头,的确又是一个讲究排场、铺张浪费的人,那么上野介又是从哪里获得用以维持巨额开销的相应收入呢?答案就在其妻富子身上。

吉良义央

万治元年

万治元年(1658),当年长上野介一岁的上杉富子嫁到吉良家的同时,也带来了多达六千两的嫁妆,富子的祖父是桃山时的名将上杉景胜,其父上杉定胜则是三十万石的出羽米泽藩主,自然财大气粗。虽说上杉、吉良两家的家业规模决不能相提并论,但后者高贵的血统仍然使上杉家欣然接受了这桩亲事。谁料想,这段婚姻最终却给米泽藩带来了巨大的不幸。

宽文三年

宽文三年(1663)十月,上野介与富子的长子三郎诞生。次年闰五月一日,正在江户参觐的米泽藩主上杉纲胜来到吉良府做客,他是上杉定胜的次子、富子的哥哥,吉良夫妇设宴款待了他。然而,当晚纲胜回到江户府邸后就发生了意外,半夜里他突然觉得腹痛难忍,虽经藩医调治也未见起色,后来又开始不停地呕吐,竟于闰五月七日早六时去世,年仅二十七岁,由于他生前并没有指定继承人,所以上杉家便遭遇了御家断绝的危机。幸运的是,经过纲胜的岳父、会津藩主保科正之[2]的一番奔走,幕府终于同意由刚出生七个月的上野介的长子三郎改名喜平次、并继承上杉家名——这便是后来的米泽藩第四代藩主上杉纲宪[3]。

虽说逃过了改易危机,但米泽藩仍遭到了领地半减的处分,从此再也供养不起庞大的家臣团,最终有一千多人被辞退,剩下的五千人也都半减了知行,就算是这样,藩财政仍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另一方面,作为藩主的生身父母,吉良夫妇却从中获益不菲,他们总共从米泽藩获得了六千石的孝敬料。此外,上杉家还派遣了十多个家臣为吉良家效力,并负担了这些人总计三百五十石的俸禄。

除去这些,上杉家还曾多次额外地为吉良家的消费买单,例如延宝四年(1676),吉良家欠下了六千两的债务,上杉家代其偿还;天和元年(1681),上野介买下了几家吴服屋和薪屋,但却付不起二千七百八十两的款项,惹得对方几乎要向町奉行所投诉,结果还是上杉家为了避免不良影响而代其照单全付;元禄十一年(1698)九月六日江户大火[4],吉良家在锻冶桥的府邸也化为灰烬,事后幕府在吴服桥另赐造宅之地,所有的重建费用高达二万五千五百两之巨,竟也全部由上杉家支出。本来米泽藩在上代藩主纲胜时,藩库尚有六万两之结余,到了纲宪一代,几乎为之一空,所以有些上杉家臣愤慨地说:“就因为吉良殿的贪欲,本藩就要倾家荡产!”

最后,不妨再盘点一下吉良家的诸项收入:吉良庄的领地四千二百石、作为高家为幕府服务的薪水二千石、从上杉家获得六千余石,外加向大名教授礼仪获得的学费,总计超过一万二千石,虽说绝对数目不大,但比之苦苦支撑一藩之重的藩主们,日子应该是好过多了

总结吉良义央(吉良氏)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吉良义央(吉良氏)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