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叶夫根尼娅·季莫申科(乌克兰)

叶夫根尼娅一般指叶夫根尼娅·季莫申科,乌克兰人,乌克兰在野党“季莫申科联盟”领袖;政府反对派“解救季莫申科运动”领导人。其母为前乌克兰美女总理尤莉亚·季莫申科。

人物

叶夫根尼娅一般指叶夫根尼娅·季莫申科,乌克兰人,乌克兰在野党“季莫申科联盟”领袖;政府反对派“解救季莫申科运动”领导人。其母为前乌克兰美女总理尤莉亚·季莫申科。然而,西方人多以姓氏称呼对方,且女性出嫁后会改为夫姓,称之为叶夫根尼娅并非为与其母亲区分,是因为她曾经离过一段婚姻,有过姓氏变动。

1980年出生的叶夫根尼娅·季莫申科原本是个“天之骄女”,她的父母都是乌克兰富豪。尤其是她的母亲尤利娅·季莫申科,被称为乌克兰的政治女强人、美女总理,还竞选过总统,但却身陷囹圄。

生平

只身留学伦敦

叶夫根尼娅的父亲亚历山大·季莫申科出生于原苏联一个高官家庭,他与妻子尤利娅的相识十分偶然。当时还在学校读书的亚历山大要打电话给自己的一位朋友,不料拨错了电话,打给了尤利娅。没想到两人越聊越投机,很快就决定见面。不久之后,亚历山大就把比自己大1岁、而且出身贫寒的尤利娅引见给了父母。

1979年,尤利娅与丈夫亚历山大·季莫申科结婚,婚后改随夫姓。次年2月,女儿叶夫根尼娅出生。在叶夫根尼娅的记忆中,她与父母共处的时间并不多。特别是母亲,一直忙于事业,创办能源公司后生意越做越大,被乌克兰人称为“天然气公主”,后来又步入政坛。

叶夫根尼娅14岁时,季莫申科便“狠心”将女儿独自送往英国伦敦留学深造。她最初就读于伦敦经济学校,后来又考入著名的高等学府伦敦经济学院。

叶夫根尼娅·季莫申科

虽说母亲花重金保护女儿的安全,上课时保镖就坐在叶夫根尼娅身边保护她,但伦敦与基辅之间的遥远距离,怎么也填补不了叶夫根尼娅对母爱的渴望。说到父亲,同样也是与叶夫根尼娅聚少离多。最近几年,受到国际通缉的亚历山大·季莫申科一直“流亡”在外,逢年过节也只能在国外偷偷和妻女相聚。即使季莫申科出任政府总理之后,他也从未在乌克兰国内露过面。叶夫根尼娅在英国出嫁时,亚历山大才罕见地在公众面前露面。

有缘千里来相会

对于未来的女婿,“铁娘子” 季莫申科其实早有打算,她曾公开表示希望女儿重走自己走过的道路,能够嫁个体面的官宦子弟或者有钱富商,甚至还有更高的要求。她说:“叶夫根尼娅当然要嫁入某个拥有u2018老资本u2019的高贵家庭,她未来丈夫惟一的问题就是我这个丈母娘。”

然而,在婚恋这一终身大事上,叶夫根尼娅却有自己的主张。她所选择的男友是个摇滚歌手,比她大10岁左右。

男友卡尔出生在英国利兹市,是一家知名酒吧的所有者,同时也是一名摇滚歌手。他曾经有过一段短暂婚姻,但从未想过第二次婚姻对象会是异国总理的女儿。

叶夫根尼娅与卡尔相识于埃及的一家酒吧,两人的浪漫相识颇像电视剧中的场景。当时,卡尔坐在酒吧的吧台上喝酒,正和调酒师闲聊着,无意间,他向楼梯口看了一眼,结果发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正盯着他。卡尔回忆说:“我也用眼睛盯着那个女孩,我们俩对望着,仿佛时间定格了。可能是太入迷了,直到女孩走出酒吧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应该追上去。不过当我追出去时,她已经坐车走了。”

第二天晚上,卡尔又来到了酒吧,他没看到那个美丽的女孩,找到了酒吧的调酒师,试图打听到那个女孩的情况。没想到,调酒师告诉他:“那个女孩昨晚向我打听过你的电话号码。当我告诉她没有你电话时,那个女孩显得非常失望。”

听到这个消息,卡尔又惊又喜,他立即把自己的手机号、所住宾馆的电话和英国住所的电话全都告诉了调酒师,希望他再看到那位女孩的时候,能将这些告诉她。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卡尔还留了言,说自己会在一家名为“坚硬岩石”的咖啡馆等待她的到来。直至回国,卡尔也没能等到那位女孩。

那名索要卡尔电话号码的漂亮女孩就是叶夫根尼娅,她之所以没有出现在“坚硬岩石”咖啡馆中,是因为调酒师有点贪心:叶夫根尼娅称,那名调酒师告诉她,如果想得到那个男人的电话号码,就必须付一笔报酬。而叶夫根尼娅不愿意付钱,于是调酒师给了她一个错误的号码。当叶夫根尼娅发现上当后,又缠着向调酒师讨要,最后她终于获得了卡尔的手机号码。

卡尔回到英国后不久,就收到了叶夫根尼娅发来的一条短信,叶夫根尼娅表示,自己就在伦敦,希望有机会能够见上一面。一个月后,他们终于开始约会,在一个自行车手节日上见了面。

所谓“女追男隔层纱”,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但是,卡尔一直不知道叶夫根尼娅的来头这么大,直到有一天造访她的公寓,卡尔才发现女友竟是乌克兰总理的女儿。

叶夫根尼娅称,卡尔一开始甚至有些惧怕母亲,后来才逐渐改口叫她“妈妈”。婚后,卡尔把自己心爱的哈雷摩托车和豢养的罗威纳犬都搬到了乌克兰,还召集一些乌克兰当地的音乐爱好者,重新组成了一个摇滚乐队。

但是,自母亲去2011年被捕入狱后,这段美满姻缘却逐渐出现了裂痕。2011年12月26日,叶夫根尼娅将自己的姓氏改回母姓,她的解释是,希望“季莫申科”这个姓氏在乌克兰政坛上继续存在。当时叶夫根尼娅表示,如果母亲久久不能获释,不排除自己会参加乌克兰议会大选,继续借由各种途径为母亲奔走。

把自己头上的夫姓“摘掉”,不少媒体开始猜测叶夫根尼娅因为母亲而与丈夫的感情出现了裂痕,果不其然,由于长时间忙于为母奔走而与丈夫聚少离多,叶夫根尼娅与丈夫在2012年2月以离婚收场。还有媒体猜测说,叶夫根尼娅希望将自己的形象转为“自由民主斗士”,而继续与身为摇滚歌手的丈夫相处下去,会与她的新形象不符。

还有传闻称,叶夫根尼娅离婚后已经有了新男友。但叶夫根尼娅说,即便救出了母亲,她受身份所限也不再会毫无负担地去追逐新的恋情。

季莫申科接班人?

以前身为总理千金,叶夫根尼娅也保持低调,很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然而2011年乌克兰总统大选时,她却积极参加基辅中心广场和街头的抗议活动,大力声援自己的母亲。也许正是从那时起,季莫申科才惊喜地发现,女儿有着与自己一样的政治激情。

季莫申科坦言,她有不少敌人,但她盼到了最有力的支持者:非常希望女儿将来也能在政治舞台上有所建树。

虽然叶夫根尼娅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的哲学与政务专业,但也许是从小体会到母亲因忙于政务而忽略家庭的痛苦,她反复向外界强调自己压根儿不愿步入政坛。“我厌恶政治,我不如母亲那么强悍。”大学毕业后,她在英国开了几家餐馆,与祖国乌克兰也有商务往来。与丈夫卡尔结婚后,她更是甘于平淡,住在基辅市郊的别墅里,有空出门散散步、遛遛狗。

季莫申科2011年的入狱已经是“二进宫”了。她第一次入狱是在2001年1月,在与产业寡头发生冲突后,原本担任负责燃料与能源部门副总理的季莫申科被总统库奇马解除职务。随即,乌克兰检方指控她向国防工业部高官行贿,涉嫌走私、造假以及逃税。

当时只有21岁的叶夫根尼娅远在伦敦读书,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牢狱之灾降落在母亲头上。幸好,在经历42天不堪回首的牢狱生活后,奄奄一息、骨瘦如柴的季莫申科得以获释。

然而,自2011年季莫申科被捕入狱之后,叶夫根尼娅一反常态,开始四处奔波,公开求见各国的政治人物,希望可以救出母亲。

叶夫根尼娅表示,自从四处救母以来,就经常有秘密警察跟踪她,她的电话短信会受到拦截。这些“肮脏”的政治伎俩就是她“长期远离政治”的原因。

叶夫根尼娅至今不明白政治为何对母亲的诱惑如此之大。“对于我来说,政治从某种意义上夺走了我的母亲。等我母亲获释了,她可能还会重回政坛,但在那之前,我得尽己所能。我别无选择,她是我的母亲。”

在季莫申科被捕后,叶夫根尼娅的面孔越来越为乌克兰人所熟知,许多人都把她视为季莫申科的接班人。但叶夫根尼娅却说:“我不是一个政治人物,我只是我母亲的u2018信使u2019。”

“劈山救母”

乌克兰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宣称在狱中遭虐待,她的女儿叶夫根尼娅因为帮她四处奔走而进入国际社会的视野。德国《明镜》周刊认为,虽然叶夫根尼娅长期以来都远离政治,但她确实成了反对派解救季莫申科运动的领导者。还有人认为,32岁的叶夫根尼娅将成为母亲的接班人,领导乌克兰反对派走出困境。

曾经刻意保持低调

位于乌克兰首都基辅图罗夫大街上的一座别墅是季莫申科领导的“祖国党”总部所在地,那里看起来就像一座堡垒,高高的铁门彻底将马路与内院隔绝。

季莫申科的律师谢尔盖·乌拉森科现在也是“祖国党”内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他经常会穿着短裤和运动鞋走在别墅的走廊上,沿着楼梯往上走,一路上都是季莫申科春风得意时的照片。这些照片和别墅一样,都在等待着季莫申科的归来。
叶夫根尼娅经常在别墅内一间用木板隔离出来的房间里接受新闻记者的采访,那里曾被季莫申科用作会议室。
叶夫根尼娅生于1980年。她14岁留学英国,后考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2005年,她和英国摇滚歌手西恩·凯尔结婚,但有传闻称两人已经分手。叶夫根尼娅长相漂亮,染了头发,看起来和母亲更像。她一直刻意保持低调,除了在乌克兰“橙色革命”期间参加街头抗议,支持母亲,平时她很少在媒体上露面。

填补母亲留下的权力空白

季莫申科2011年因涉嫌在担任乌克兰总理期间滥用权力,被判入狱7年,叶夫根尼娅于是开始准备填补母亲留下的权力空白,她还改回了季莫申科这个姓氏。

在季莫申科接受审判阶段,叶夫根尼娅就经常坐在季莫申科及其律师的旁边,成为乌克兰反对派最出名的人物之一。如今,她更是为母亲奔走世界各地,包括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德国的柏林、美国的华盛顿,她当然不是去游山玩水的,她的目的是请求外国领导人采取强硬的态度,向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施压。

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算是老对手了。2004年,时任总理的亚努科维奇与反对党领导人尤先科争夺总统之位。反对党指责亚努科维奇在选举中舞弊,发动大规模游行,并最终导致亚努科维奇败北。因反对党以橙色作为代表色,这一事件被称为“橙色革命”。当时的季莫申科与尤先科是政治盟友,也是“橙色革命”的领导人。但是风水轮流转,在2010年的总统大选中,季莫申科输给了亚努科维奇。

鉴于两人的恩恩怨怨,叶夫根尼娅说:“亚努科维奇希望将我母亲从政治生活中隔离出来,这看起来像是一场报复。”她还声称亚努科维奇政权拒绝为在狱中不适的母亲提供治疗,要将母亲“从肉体上彻底消灭”,因为母亲“比亚努科维奇更受人民欢迎”。她还敦促西方尽快对乌克兰当局实行直接制裁,限制乌高官入境签证,调查他们的腐败行为。

争取欧盟国家支持

欧盟国家普遍认同叶夫根尼娅的说法,认为季莫申科入狱受政治驱动。叶夫根尼娅曾公开呼吁德国总理默克尔出手干预。而德国政府的确对乌克兰政府处理季莫申科事件感到不满。德国总统高克取消了参加在乌克兰雅尔塔举行的总统会议。此外,乌克兰将和波兰一起成为欧洲杯足球赛东道国,默克尔公开表示自己将不会前往观赛,还考虑在季莫申科继续得不到治疗的情况下,建议政府高层不要前往乌克兰。默克尔的态度获得了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支持。意大利高官也宣布将参与抵制。

叶夫根尼娅对这些欧洲国家和地区领导人的声援表示感谢。她说:“这些压力给了我们希望,我的母亲将活下来,并得到自由。”

除了律师乌拉森科,叶夫根尼娅是唯一可以与季莫申科保持接触的人。她表示,自己前不久见过母亲。自绝食以来,她面色惨白,身体消瘦。“我告诉她(欧洲国家)抵制(欧锦赛的说法),这给她力量,让她精神受到极大鼓舞。”

入狱后,季莫申科声称遭到监狱人员殴打,且自己患有严重慢性椎间盘突出得不到有效治疗,从2012年4月20日开始绝食抗议。

叶夫根尼娅还表示,欧盟必须“采用所有可能的手段”来帮助她,必须“尽一切办法阻止亚努科维奇”。

叶夫根尼娅还一再指责监狱方面虐待季莫申科。据她描述,季莫申科每天在前往一家乌克兰医院治疗椎间盘突出前,只有20分钟的时间整理东西。季莫申科拒绝治疗,因为“根据德国医生的推断,她根本不可能得到适当的治疗”。监狱副狱长和两名看护人就用毯子裹住季莫申科,强行将她带出监狱,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在她身上留下了瘀伤。

监狱方面称,季莫申科的瘀伤是她自己造成的。而叶夫根尼娅则反驳称,季莫申科的牢房内有监视器,如果她真的弄伤了自己,监狱方面完全可以提供监视录像,来证明他们的说法是正确的。

自称无从政打算

在基辅,人们认为叶夫根尼娅并不只是和母亲长得像,她有领导母亲所在政党的所有条件。2012年初,俄罗斯媒体就报道说,叶夫根尼娅将加入反对“橙色革命”的阵营,并在下届议会选举中领衔季莫申科联盟。虽然季莫申科和尤先科曾是“政治伴侣”,但这个联盟后因政见不同瓦解。季莫申科受审过程中,尤先科曾作出不利于她的证词。叶夫根尼娅控诉尤先科在季莫申科案中负有责任,还说“母亲是因前政治同僚的阴谋被关入狱”。

分析人士认为,叶夫根尼娅的尖锐言辞和她为自己准备政治生涯有关。乌克兰政治家康斯坦丁·邦达连科则认为,叶夫根尼娅背后有政治操盘手,这些人会提醒她需要做什么、在哪里做和怎么做。而叶夫根尼娅拥有快速适应新局势的独特能力,轻松扮演了政治家的角色。而且她本人在染发后变得更像自己的母亲。

叶夫根尼娅本人却说,自己是迫于无奈才担负起这个新角色的,她并没有从政打算。“我不是政治人物,”她说,“我只是母亲的信息传递者。”

她还称,自己很难理解母亲怎么会走上仕途。季莫申科曾告诉女儿,她想过要在狱中读《圣经》,但是除了政治,她根本无法对其他事情集中精神。季莫申科曾是乌克兰炙手可热的女富豪,被称为“天然气公主”。2001年,季莫申科被控走私、行贿和偷漏税等罪名,经历了42天的牢狱生活。那段时间叶夫根尼娅非常难过。她说:“她是个成功的商人,那时候我根本无法理解,她为什么会卷入政治。”

季莫申科一再表示不会向政治对手屈服。德国方面曾提出让季莫申科前往柏林一家医院接受治疗,但乌克兰官方对此予以拒绝。此外,瑞士外交部长迪迪埃·伯克哈尔特日前表示,只要欧盟与乌克兰同意,季莫申科可立即赴瑞士接受治疗。但叶夫根尼娅表示,母亲本人恐怕不会同意离开乌克兰。她说:“作为她的女儿,我希望她尽快能出狱前往德国,但恐怕她不会同意出国。”

叶夫根尼娅还强调,西方国家千万不要以为母亲能够得到治疗就没事了,“我们不要忘记,她无辜地坐上了审判席,只有我的母亲被释放,这场战争才算完结。”

母女团聚

自乌克兰2013年11月爆发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至2014年2月18日引爆大规模武装冲突以来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时任总统的亚努科维奇被要求下台、且要求处境被拒,反对派要求总统下台并提前选举。22日前总理季莫申科被释放且前往暴力事发地点收复基辅广场向死难者致敬,并向支持者致辞,并宣布将参与总统大选。图为叶夫根尼娅与获释的母亲热泪相拥。

总结叶夫根尼娅·季莫申科(乌克兰)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叶夫根尼娅·季莫申科(乌克兰)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