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原子朝(原子朝一个与十个)

男,1956年生,河南籍教师。任教于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虹梯关乡的西井山村小学。

原子朝简介

子朝男,1956年生,河南籍教师。任教于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虹梯关乡的西井山村小学。因其25年如一日守候在在一所被人称为“嵌在”峭壁上的学校里,做了一名也是唯一的老师,而被评为“中国网事·感动2010”年度网络人物候选人之一。

事迹

大山里的希望

海拔1600多米的险峻石崖上,老师原子朝与8名学生组成了一所特殊的小学——山西和顺县红梯关乡中心学校西辿小学。学校位于太行山深处的西井山村,三面环山,连崖壁立,从县城去往这个山村小学需要在崎岖陡峭的盘山公路上行车两个多小时。现今,全校有3个年级8名学生,唯一的老师原子朝已经在这里独自教书14年了。 

他不仅需要负责不同年级孩子的语文、数学、思想道德乃至户外活8名学生和原子朝在一起动,还要定期对孩子进行家访、为请病假的孩子上门补课,甚至接送一些学前班的孩子上课。在他的努力下,西井山村的适龄儿童没有一个辍学。西井山村共80余户250多口人,分布在13个自然村里,绵延不断的太行山几乎隔绝了西井村人与外面的联系。原子朝的生活条件也因此异常艰苦,他的家在山下的棒峧村,回家要翻山下沟走10多公里山路,花费两个多小时,一两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14年过去了,一个又一个孩子走向山外面的世界,而原子朝依然坚守在太行山巅那个简陋的小学里。“我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山里的娃娃以后都能走出大山,为自己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山西教师原子朝:13年太行山的独自守候

一个悬崖壁上的学校,只有一个老师,一间教室和8个学生,这是山西省长治市虹梯关乡西井山村西站小学的现状。除此之外,这里生活艰难,由于地处太行山巅,这里的水资源全部靠“天”——要下雨存水;物质全部靠“背”,有20里路没有通车……这里的教师原子朝吃一次肉,要走50里;每天洗一次脸,戒掉了洗澡的习惯。在这种条件下,原子朝在西站小学独自支撑了13年。

小学海拔1400米 紧邻万丈深渊 虹梯关乡这个名字富有诗意,以“虹”为“梯”,去过才知道,这个名字确实“名副其实”。虹梯关乡地处高山之上,仰视山连山,俯瞰万丈渊,四周连崖壁立。西井山村共80户250口人,分布在12个自然村里,自然村与自然村之间近的隔2公里,远的隔5公里。 村民住在悬崖边上,常常门口一步之遥就是万丈深渊,他们以种花椒为生,山间飘着淡淡花椒香气。由于地处偏远,教育就成了大问题。最近的规模校在半山腰,山顶上的孩子要上一次学至少走3个小时山路。山村的“单师校”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西井山村的西站小学便是其中一所。西站小学“嵌在”峭壁上,共两层,二层是村委会,一层的三间是学校的教师、教师办公室和厨房。这座建筑的南墙下方是万丈悬崖。

原子朝

9月1日,记者在西站小学见到了穿着白色衬衫,有黑红脸膛的原子朝老师,他正在“操场”进行开学典礼。操场是悬崖边上一平米左右的山顶平地,还有一半晒着老乡的药材。六个高矮不同的学生满脸稚气地站在原老师面前,向鲜艳的国旗行注目礼。

“上课了,都去教室!”原子朝一边招呼孩子们上学,一边迟疑地询问记者一行的吃住,听说记者一行随车带来了两天的菜、蛋和粮食,原子朝一下放松了。“这里条件艰苦,村民一般吃山药蛋和小米饭。买菜要走50里……”

最牛班级:六个年级同时上课

1996年,原籍河南的原子朝老师从一所有四名教师的小型学校调任原子朝在上课(2张)到西站小学,成为了这所单师校的唯一教师。不仅要带6个年级所有课程,而且还要负责孩子们的接送、校医、校工等工作。“那个时候,孩子多。这个学校有30多个孩子。我把6个年级分成两拨,高年级学生面朝西,低年级学生面朝东。给一年级讲5分钟,布置作业,换一头讲三年级的课,然后再回来给二年级讲,然后轮到四年级……”那个时候,学校的条件很艰难,学校的大门是铁皮包着的,屋里的墙壁被柴火熏黑,一到冬天,孩子们只能围着木柴烧火看书……

最大心愿:学生能走出大山

原子朝说,1998年以后,半山腰建了规模校——“不兰岩小学”,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四年级以上的孩子便到那里上学,他的西站小学孩子渐渐减少。去年,县里修好了通往村里的路,粉刷了学校,将破旧的木桌椅换成了有塑面的课桌。村委员还保障他的学校能够烧上煤……“现在这个学校虽然只有两个年级有学生,但条件越来越好,我很知足。”

原老师说,他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看到学生走出大山。他指了指山的那一边,“在那个庄,我有一个学生考上了重点职业学校,现在在上海上班。但是大多数学生都要在这个山里生存,我在这里生活了13年,我不走,但是我希望他们都能走出大山。”

艰难生活:吃肉要走50里 因缺水没人洗澡

上午11点半,半天的课结束了。两个年级分别上了两节数学课和语文课。放学了,孩子们拿着家里缝制的“书包”跑出教室。孩子们的小脸膛都是黑红色的,学前班的小朋友王艳芳只有5岁,脸上还拖着两条鼻涕,看到陌生人表情总是怯怯的。

“山里的孩子没办法,这里的人没有洗澡的习惯,基本不洗。洗脸一天洗一次,很多人洗脸都是一家人一盆水,水太珍贵了。”

中午,原子朝担着扁担挑着两只桶到旱井里取水,做饭。原子朝在做饭旱井,就是在低处打一个洞,一到下雨,雨水就流进了这个洞里。村民长年依靠旱井生存。“如果旱井没水了,要到20里外背水。”原老师的中午饭是土豆伴 面条。他举着一只面碗蹲在校门口,笑呵呵地吃着:“这里的人可好,山药蛋都是村民们送给我的,有的时候还送我白菜。还送过我鸡哩…… 不过,我一般不吃肉了。买肉要走50多里呢, 现在已经习惯了。”

最难忍时刻:夜间孤寂

一边吃着饭,原子朝诉说着自己的家庭——“老伴儿恨我上山,她说人家都上来两三年就到山下去了,你咋还不下山呢?”原子朝的家也在太行山上,他去山下的小学开会时,会看到自己的家。但是他每两个月才回一次家。“家那边还不通车,只能走。一来回四个小时,孩子们也都大了,不太回去。

”生活的艰难对原子朝来说并不是最痛苦的,最难忍受的是寂寞。“山上一到天黑就静下来,除了批改作业和备课,几乎没有任何事情做。”太阳落山后,西井山村是一片黑暗和死寂,没有任何爱好的原子朝在学校里的教师办公室里,默数时间一秒秒的爬过,感到天迟迟不亮,“自己一个人说话的人都没有,太难过了。”2006年,山西省给贫困乡村学校配备了电视,原子朝的夜晚才有了亮光。

“村民们感到不能没有老原”

村支部书记谷怀文介绍,西站小学自建立以来,有十多位教师上山任教。但是,除了原子朝,没有人坚持过三年。“两三年就呆不住了,我们这个地方太偏僻了,下山开个会都得一天儿,实在留不住人。”谷书记说,原子朝来了以后,坚持了十几年,村民们都感觉到老原不容易,也感到这里不能没有老原。“他走了谁还能来?能呆下去吗?我们村需要他。”“我不走,这里就算只有一个娃娃,我也能教下去。如果这里没有娃娃读书了,我服从领导安排。”原子朝这样规划自己的未来。

平顺县县委书记陈鹏飞介绍,像原子朝这样一个老师独自支撑一个山村小学的情况在平顺县大约有40多位。绝不是个例。为了提高乡村教师的工资待遇,县里给每个教师发放30元的高温补助,并对其中的优秀者给予每月100元的奖励。这在居民年均收入2000余元的贫困地区平顺县已经非常难得了。

总结原子朝(原子朝一个与十个)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原子朝(原子朝一个与十个)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