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南宫纪(南宫纪念馆)

常纪是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角色之一。蜀山仙剑派常字辈弟子,俗姓南宫,本名南宫纪,是主角南宫煌的养父,南宫煌的姓随常纪的俗家姓氏。

角色关系

师父:净明

养子:南宫煌

主要剧情

狼妖燎日误杀赤炎后带走周煊(即星璇),周煌(即南宫煌)则被迟来的蜀山弟子常纪带上蜀山抚养,常纪成为南宫煌的养父,以其俗家姓氏更姓南宫。

隐藏结局中随南宫煌、星璇、温慧和王蓬絮一同隐居在赤炎、丝缎(南宫煌和星璇的生父母)的小屋中。常纪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好父亲。

南宫纪

常纪全对话

南宫煌:爹!我回来了!

常纪:又这么晚,快点进来,饭菜都凉了……

南宫煌:爹!你听我说啊!掌门和常德长老说有件事必须找信得过的人办,而且不能是蜀山弟子,而且啊,掌门对我说"得来全不费功夫",那意思不就是让我办事吗?我说啊,如果这事情办的好,没准掌门还能收我为徒呢……爹,你倒是听着啊!

常纪:听着呢!你已经唠叨一晚上了,跟个女人似的,我都听烦了……

南宫煌:哼!不跟你说了……

常纪:我倒是愿意听听那温姑娘的事情,她多大了?家里是做什么的?有没有姊妹兄弟?许了人家没?

南宫煌:我都说了一百遍了,不、知、道!爹你才像个老太婆呢!唠唠叨叨,没完没了……

常纪:你年纪也不小了,总该作个正经营生,不能每天游手好闲的。

南宫煌:等过两天掌门就该找我做事了,而且是关系蜀山安危的大事哦~~那个什么清冷仙人是蜀山地脉的关键,而全蜀山只有我能去见他哦!

常纪:掌门才不放心让你办事呢,就算他放心,我也不放心。我看你啊,还是老老实实学一门手艺比较好。

南宫煌:我才不要呢!

常纪:天已经黑了,你去哪里啊!

南宫煌:出去透透气,闷死了!

常纪:早点回来啊–

南宫煌:知道了!……真啰嗦……(对了!既然大家都提到地脉,我不如去前山地脉那边逛逛。)

————————————————————————————————————————————————————————————————————————————————————

南宫煌:爹!我回来啦!

常纪:你可回来了,刚刚掌门来过了–

南宫煌:他说什么?

常纪:掌门说让你自行探察地脉状况,如有需要,蜀山上下全力支援,供你调派。

南宫煌:我就知道!掌门说什么"从长计议",最后还不是一样要我出马?我先要独孤宇云当我的跟班,我要天天教训他,还有烂酒鬼,让他天天下山替我跑腿买东西,还有那些臭道士,我要–

常纪:又胡闹!

常纪:这位……是温姑娘吧,你也不给爹介绍介绍。

温慧:老伯好!我叫温慧。

常纪:好、好!姑娘哪里人氏,家里是做什么的?还有什么亲人啊?

温慧:我家住京城,家里除了父亲和哥哥没有别人了,家父在朝中为官–

南宫煌:啊?!你爹是做官的啊?很大官吗?

温慧:……没有啦!只是个小小武官而已。

南宫煌:哦!难怪你还说跟爹爹在边关打仗。

常纪:温姑娘这次到了蜀山,一定要多待些时日,别急着回去,让煌儿陪你,周围好玩的地方多着那!

温慧:我要跟他一起去里蜀山!

常纪:……煌儿,能不能跟掌门商量,换个人呢?那五灵轮交到别人手上应该也是有办法的吧,掌门在江湖上交游广阔,一定有更合适的人选。

南宫煌:那怎么行?!师父说了,这五灵轮刻在我身上就再也拿不掉了。我命中注定是做这件事的,不然为什么我长在蜀山,始终阴差阳错没有加入蜀山派呢?这是天意,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常纪:唉……好吧,我也知道劝不住你,多加小心吧!

南宫煌:爹你就放心吧!待我收拾收拾,发兵里蜀山去也!

南宫煌:喂!军中是不是都这么说啊?

温慧:哼!才不是这样呢!

————————————————————————————————————————————————————————————————————————————————————————

南宫煌:爹!我回来了!刚刚我朋友过来了,你见到没?

常纪:见到了,见到了,爹已经安排他在客房住下了。他可不太爱说话,问他三句他就答一句,可急死爹了。爹问你,这次顺利吗?

南宫煌:他就那个样子,别管他。这次事情非–常–顺利,我就说嘛!我就是上天派来做大事的人。

常纪:是吗?好,好,你不知道爹有多担心。

南宫煌:爹你就是没长进,小时候我跟杂耍班子学艺,才出去大半年,你就担心得要死,现在我这么大了,不过出去这么几天,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常纪:这孩子,没大没小的!你还好意思提那次的事?你一声不吭就跑了,你知道爹有多着急?

南宫煌:哼!谁叫爹不教我仙术呢?我被那些小道士瞧不起,只好自己偷学点他们不会的东西……

常纪:唉……这次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南宫煌:好烦哪~~刚跟掌门说过一遍,我已经口干舌燥了,现在爹又问,就不会心疼心疼我吗?

常纪:好,爹不问。

南宫煌:爹……

常纪:什么事?

南宫煌:我到底多大岁数啊?

常纪:怎么想起问这个?

南宫煌: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人家想跟我拜把子,可是我连自己多大都不知道,只好回绝人家了。

常纪:你十八岁。

南宫煌:准吗?我觉得我不止耶!那些十八岁的小道士比我幼稚多了。是我亲娘告诉你的,还是他们留了字条在我身上?我爹娘是什么人?他们怎么死的?

常纪:怎么又想到问这个?

南宫煌:小时候我问,爹你说等我长大了再告诉我,现在我都十八了,还不够大?你可别说等我娶了媳妇再告诉我,人家娶媳妇都要合八字,我连自己多大都不知道,哪有人肯嫁。

常纪:唉……那位温姑娘一直和你在一起?

南宫煌:爹你别岔开话题,这招是我用剩下的,再说人家是王爷千金,爹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常纪:哦?!她爹是王爷?真想不到,那姑娘大大方方的,一点架子也没有,我看着就喜欢–

南宫煌:爹–!随便你怎么拖延,反正我今天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

常纪:唉……你是十八岁没有错。爹收养你的时候,你亲爹娘都死了,但看你的样子也就刚刚满月而已,岁数是错不了的,但是这八字就难说了……

南宫煌:那……那我爹娘是什么样的人?

常纪:我和你爹……也是素不相识,那时我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过世,这你让爹怎么说?

南宫煌:那爹你总知道他们的服饰样貌,也能判断出他们身份啊!……对了!他们葬在哪里,我要去拜祭一下。

常纪:他们……葬在很远的地方……

南宫煌:远没关系,我会御剑飞行,你告诉我就好。

常纪:爹养你这么大,待你如同亲生,你为何要这样伤爹的心?

南宫煌:……这又怎么了……爹你就是婆婆妈妈的,我拜祭自己亲爹娘,又不是不要爹了……

常纪:等地脉事件解决后,我同你一起去。

南宫煌:好!爹你答应了,可不许反悔,我要记下来。

常纪:臭小子,就这么不信爹的话?

南宫煌:……我十八岁,那……不是属狗的啊?

常纪:跟属狗又有什么关系?

南宫煌:我用师父给的五灵轮,能变成一条狗……哎呀,不是狗,是狼,很威武的!殊明仙人说,师父一派的法术就是这样的,可我为什么变成狼而不是别的东西呢?

常纪:……?!

南宫煌:爹你说话啊?傻了?

常纪:你真的曾经变成狼?没有记错?

南宫煌:是呀,不过殊明仙人说了,没有什么,用五灵轮可以自由控制,能变成狼,也能变回来,爹你不用担心。

常纪:唉……怎么能不担心呢……希望掌门能找到其他方法,不能再让你涉险了。

南宫煌:爹!你可不能拉我后腿,我这辈子出人头地就全靠这一次了,要是我半途而废,不仅对不起掌门、对不起师父,更对不起全体蜀山派啊!

常纪:唉……爹是怕你有危险。

南宫煌:干什么没有危险啊?坐在家里还会被流星砸到头呢!

常纪:你去哪里?

南宫煌:今天天气好,看看星象,也看看自己有没有危险,省得爹担心。

常纪:早点回来啊!

南宫煌:知道了!啰嗦……

南宫煌:奇怪,白天还是万里无云的,怎么晚上便万里乌云了……唉!都是地脉异常搞的鬼,就算能看到星象,也未必能作准。

南宫煌:不过我除夕夜打的卦一定是准的,"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说的不就是我现在做的事吗?还有"九三:劳谦君子,有终吉。象曰:劳谦君子,万民服也。"这事情做成功了,便"万民服也",一定不会错的!

南宫煌:爹一定还有很多事瞒着我,长卿掌门应该也知道,他说查找什么典籍,一定是去经库。说不定上面有记载关于我爹娘的事情……

南宫煌:掌门?!……果然是在这里……

南宫煌:我也要进去看看。

南宫煌:啊呀!是雷元戈?他想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企图?怪人……

南宫煌:不行!我更要进去了,万一掌门发现,我就说看到有人跟踪掌门,我不放心,才跟进来的,对!就这样解释,就算被发现,也有说辞。

南宫煌:《蜀山仙剑志–壬辰年记》……

南宫煌:壬辰年……啊?!正好是我出生那一年啊,看看……

南宫煌:在这里……据报东北妖气大盛,和阳长老携弟子廿余人前往石村探察,见昔日女弟子丝缎身亡,其夫尸身被一妖虏走。此妖倏忽来去,未与交手,其妖气甚似年前出逃锁妖塔之狼妖赤炎,然其貌不同且年内锁妖塔并无异状,故是否真为赤炎则不可考。丝缎遗一子,交于弟子常纪抚养。诸般因果,浑不可解,悬而成疑。

南宫煌:这个……是我?我娘叫丝缎,我爹是谁?那个赤炎为什么要杀我爹娘?我娘为什么离开蜀山? 还有……这个石村到底在哪里……

南宫煌:……"一年前出逃锁妖塔之赤炎",唔……一年前是辛卯年,我找找……

南宫煌:咦?没有啊?怎么单单缺这一本?

南宫煌:……先上去看看再说。

————————————————————————————————————————————————————————————————————————————————————————————

常纪:回来了,怎么这么晚?

南宫煌:……我累了。

常纪:好,那快去睡吧。

————————————————————————————————————————————————————————————————————————————————————————————

南宫煌:爹!我回来了!

常纪:你可回来了,爹担心死了!

常纪:怎么不叫温姑娘一起吃饭?

南宫煌:她说累了不想吃,要先休息。

常纪:她生病了?还是受伤了?

南宫煌:她没什么伤,只是自己耍脾气时使岔了力气。爹!咱们别说她,听说又有地震和山崩了,情况如何?

常纪:还好,后山的建筑都加固了,还有一些小东西有损毁,会乱上几天,但没什么大碍。

南宫煌:那就好。下一条地脉有个门开不开,明天还要找掌门商量对策,真忙啊……

常纪:臭小子!在爹面前还要装出大人物的样子,想唬爹啊?

南宫煌:嘿嘿!要是能唬得住爹,在外人面前不就更不会露马脚了吗?

常纪:你可要好好照顾温姑娘,别让人家受委屈,听说她还是个郡主呢,是不是?

南宫煌:爹!你管人家那么多闲事干什么啊?

常纪:什么人家闲事,爹跟你说正经的,温姑娘逃婚出来,一直跟你在一起,她这样子,也离不开蜀山了,爹看你们蛮般配的,你要没意见,爹帮你说去!

南宫煌:啊呀!烦死了,烦死了!

常纪:你上哪儿去?

南宫煌:出去喘口气!

常纪:什么话,在爹面前就喘不过气吗?早点回来啊!

南宫煌:放心吧!我会早点回来陪爹说话的,不然爹没人陪,多可怜啊~~

常纪:臭小子,跟爹没大没小的……

——————————————————————————————————————————————————————————————————————————————————————————————

南宫煌:……爹!

常纪:煌儿,正说要去找你呢,你就回来了,现在感觉怎样?

南宫煌:我没事。

常纪:温姑娘,相烦你去请掌门过来,切记不要惊动任何人。

温慧:好。

南宫煌:掌门……知道我身世吗?他不会看不起我?他不会不让我继续打通地脉了吧?

常纪:不会,不会的!爹知道的掌门都知道,等你好了,爹全都说给你听。

南宫煌:爹……我什么都知道了,我是人和妖生的小孩!

常纪:你、你怎么知道的?……不许胡说。

南宫煌:爹你别瞒我了,在地脉中,我中了"血濡回魂",见过了自己的爹娘……爹你告诉我,杀我父母的仇人是谁?!

常纪:唉!我也不知道,那天……那妖倏忽来去,等爹赶到的时候,你爹娘已经身故了。不过"煌"这个名字,是你本来的名字,当时你娘还剩下最后一口气。

南宫煌:仇家长得什么样子?

常纪:唉……那天月色昏暗,一片混乱之中,哪能分辨出什么相貌……

南宫煌:……那我哥哥呢?我还有一个孪生哥哥,他死了吗?

常纪:哥哥……唉!旁边确实有个婴儿的尸体,和你当时一般大小……可怜啊……

南宫煌:……为什么那妖会留下我的性命?

常纪:爹也不知道……这些事情爹想了很多年也想不明白,你娘原来是爹的师妹,很乖巧文静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跟一个……跟你爹走了……

南宫煌:……这……我知道为什么……

温慧:掌门来了!

常纪:掌门,你看……

徐长卿:嗯……不妨事,来。

温慧:好了、好了!上次殊明仙人也是这样把他弄好的,想不到掌门你也会!

常纪:掌门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徐长卿:据前代文献记载,五灵轮本为吸收妖力以为己用的法宝,曾经被一度禁用。可能因为五灵轮激发了他体内原有的妖力,他才会出现不受控制的变身。

温慧:……体内原有的妖力?

常纪:那有无解决之法?

徐长卿:需得入锁妖塔取得化妖水化去他身上妖力。

常纪:那他不会有事吗?

徐长卿:应无大碍。

徐长卿:你明日天明后,到无极阁找我,我送你入锁妖塔。

南宫煌:是……

常纪:掌门……他不会有危险吗?这锁妖塔–

徐长卿:放心吧,十几年前有人进去过……你也是知道的……以目前他们的实力,我想应该无碍,而且门规规定,你我都不得入内,现在只能靠他自己去解决这问题了。

————————————————————————————————————————————————————————————————————————————————————————————

南宫煌:爹!我回来了……

常纪:怎样?病治好了?……化妖水没拿到?

南宫煌:拿到了,喝下了,掌门说没事了……

常纪:那太好了!……怎么没精打采的?温姑娘呢?没和你一起来?

南宫煌:别跟我提她!

常纪:怎么了?闹别扭啦,跟爹说说。

南宫煌:爹你是道士,别掺和这等俗事,小心坏了修为。

常纪:呵呵~道士怎么了,爹这道士本来就当得马马虎虎。快说吧,爹帮你参谋参谋。

南宫煌:人家是王爷千金–金枝玉叶–连蛮夷胡虏的大王她也看、不、上,怎可能看上咱们这草民百姓,爹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常纪:不会……我看那温姑娘可不是嫌贫爱富的人。

南宫煌:她是人,我是妖,她连同样是人的外族都瞧不起,怎会看得起我这半人半妖……

常纪:不许这么说!用了化妖水,以后不允许再提什么妖不妖的,知道吗?全蜀山也就掌门、两位长老和爹知道这事,你自己不要乱说,听到没?

南宫煌:好–

常纪:那温姑娘可能是一时转不过弯来,过两天就好了,你要哄哄她,女人就要这样……

南宫煌:呵呵……爹你开始跟我谈女人了,可见我在你心中是大人了。

常纪:……咳咳!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迟早的事。爹就是觉得温姑娘不错,你再想想。

南宫煌:不用想了,当年我亲爹要娶她娘,就被她娘骗入锁妖塔,我要娶她?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呢!

常纪:哦?……有这种事,唉!像你娘那样痴心的女子,世间原本就不多啊……

南宫煌:爹~~你是不是喜欢我娘啊?

常纪:少没大没小的胡说!快睡觉去!

南宫煌:哦……

————————————————————————————————————————————————————————————————————————————————————————————————

南宫煌:爹到哪里去了,真是的!怎么还不回来。

南宫煌:唉……我是不愿意在蜀山待下去了,不知道爹怎么想的,最好臭酒鬼也跟我们一起走,人多更热闹~~

南宫煌:啊呀……怎么……

南宫煌:好晕……我……

常纪:煌儿!

常纪:这是怎么了,煌儿!!

南宫煌:爹……是你啊,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昏……

常纪:什么没事?你脸色这样怎么会没事?是不是中毒了?

南宫煌:我的脸怎么了?我怎么没有感觉……

温慧:哎呀!这是怎么了?

常纪:温姑娘,你来的正好,看这样子,煌儿应该是中毒了,你们前些日子有没有碰到过毒物?

温慧:……没有啊。

南宫煌:是啊,爹!我们同伴中有个絮儿姑娘,她最擅长解毒了,如果我中毒的话,她怎会看不出来?

常纪:有些毒物可以潜伏多日,伤人于无形,就算是用毒高手也未必看得出来。

温慧:……嗯,对了!会不会是星璇–

南宫煌:不可能!

温慧:怎么不可能?他身体本来就带毒,把灵力注入给你的时候说不定就把毒带给你了。

南宫煌:不会的!星璇是我哥哥,怎会害我?!

常纪:你说什么?!

南宫煌:爹!我在里蜀山找到亲哥哥了,他知道杀我们亲父母的仇人是谁,过些日子我会去里蜀山找他,我们要一起报仇!

常纪:你还是先养好身体再说,报仇什么的,没必要天天念着,如果你父母泉下有知,一定也想你们兄弟好好活着,不会希望你们冒险为他们报仇的。

温慧:说得也是……我看你中毒这样子和星璇的完全不同,也许根本没有关系……对了!独孤说那个蜀山弟子喝有毒的水死了,会不会跟这个有关?

南宫煌:唉……你就不要提了……

常纪:你也知道了?司徒告诉你的?

南宫煌:嗯,是独孤说的……没什么大不了的,等星璇的事情一了结,我们就离开蜀山,爹你说好不好?

常纪:好!当然好,爹还怕你不愿意呢!

南宫煌:爹!我原本最大心愿是要当蜀山的大恩人,让那些瞧不起我的小道士不敢在我面前跩,但现在……蜀山上下对我多有不满,我实在……

常纪:你给蜀山立下的功劳,爹知道,徐掌门知道,还有很多人也知道,在爹心中,你就是蜀山的大恩人。不要介意那些流言蜚语,口水淹不死人的。

南宫煌:谢谢……爹!

常纪:跟爹这么客气?呵呵,还真是有点不习惯,我的煌儿长大了,懂事了,真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所以听爹的,很多事情不用太计较。其实离开这也好,省得爹整天担心你,爹还答应你去拜祭你娘的墓呢!

南宫煌:爹,你放得下吗?毕竟你在蜀山这么多年……

常纪:怎么会?爹最在意的就是你,蜀山若是不要我们,你想去哪里,爹就陪你去哪里!

南宫煌:太好了!独孤晚上会过来,跟你详细谈谈这事。

常纪:好,你先上床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让独孤帮忙参详一下是不是中毒。

南宫煌:好,听爹的,我去休息了。

南宫煌:,晕乎乎的……晚上还有大事要商议,先回房睡一觉吧。

———————————————————————————————————————————————————————————————————————————————————————————————

CG动画——南宫犯温慧

常纪:煌儿!……你快逃!

南宫煌:我……

独孤宇云:妖孽!受死吧!

司徒钟:师兄!慢动手!

独孤宇云:传言果然是真的,他果然是妖!谁能想到蜀山以降妖为己任,这么多人,这么多年竟没有发现眼前的妖孽,传将出去,必是蜀山之耻!

南宫煌:我……我怎么了……头好昏……

司徒钟:师兄!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不能妄下论断。

常纪:是啊,独孤,请在掌门面前代为隐瞒,我们不日便离开蜀山,如何?

独孤宇云:……不行!如此大事,我定要禀明掌门,请他定夺!……对不起,论辈份我是您晚辈,理应听您的,但我更是蜀山派的真武长老,不能徇私。

常纪:可他是中毒乱了本性啊,并不是真心要害人的……

独孤宇云:没有一种毒能让他变成那个样子的,您就别再隐瞒了……

南宫煌:咦!怎么回事?干嘛都看着我?……爹!你怎么啦!怎会受伤的?!

南宫煌:……温慧,你们都怎么了?

温慧:……

南宫煌:喂!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为什么都不说话?

————————————————————————————————————————————————————————————————————————————————————————————————

南宫煌:咦!这是什么?

南宫煌:"我下山找房子,中午回来,锅里有煮好的面。爹。"

南宫煌:……好像做梦一样,什么时候中毒的呢?是燎日吗?不会吧……

南宫煌:爹的伤也不知道怎样了……唉!我怎会一点理性都没有,怎么会伤到爹呢……

南宫煌:这下不能再继续待在蜀山了,真有点舍不得……

常浩:请即、刻、离开蜀山!师弟,本座说得还不够明白吗?

常纪:掌门,煌儿身体有病,能不能宽限两日,容我找到安身之所?

常浩:他是有病,是治不好的妖病!今天伤了你,明天不知道还会伤谁?如果现在不走的话,本座只能派人把他看押起来了,独孤–

常纪:且慢!且慢……掌门,你听我解释,煌儿的状况已经比昨天好多了,我会好好看住他,不会有事的,我们后天、后天一定离开。

常浩:不行!

司徒钟:人家已经答应要走了~~掌门,你这样有失厚道,如果是徐掌门,一定不会–

独孤宇云:师弟!你醉了!

司徒钟:怎么啦~~我说的是实话,偌大的蜀山派已经不让人说实话了吗?

常浩:司徒!注意你的言行,是蜀山弟子就要守蜀山规矩!

司徒钟:规矩当然是要守的~~但是,请教掌门,你赶他们走是依了蜀山哪一条规矩?……说出来,也让我这个后辈受受教育……

南宫煌:司徒大哥!爹!你们不必多说了,天下之大,又岂能没有我们容身之处?

司徒钟:兄弟……你有去处是你家的事~~但是天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蜀山这事办得是不是漂亮又是另外的事~~

常浩:司徒!你出言无状,顶撞长辈,平日又嗜酒如命荒废修行,从今天起,你被逐出蜀山!自己去找德律长老解剑下山,自此永不得自称蜀山弟子!

独孤宇云:掌门!

常浩: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司徒钟:哈哈!哈哈哈哈–

南宫煌:司徒大哥……

司徒钟:这掌门得来容易~~不免有些不安~~麻烦人物个个远离了,就能安心了吗?不–对!恐怕还有大麻烦……

常浩:哼!危言耸听……独孤,你跟去看看,让他办完事赶紧下山,不得逗留!

独孤宇云:是……

常浩:你们父子,明日一早务必离开!不得耽搁!

南宫煌:爹……

常纪:别担心,爹这就下山找房子。

南宫煌:爹,我陪你一起去吧……你昨天也受了伤。

常纪:你身体还没好,别又出什么事,好好在家休息吧,对了,要去山门送送司徒,毕竟人家是为了我们……

南宫煌:好,爹你路上小心。

总结南宫纪(南宫纪念馆)以下系列文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TK知识 » 南宫纪(南宫纪念馆)
分享到: 更多 (0)